你不乖

冷言 著

4

  把最後一份文件完成就可以下班了,偉程把待會兒要帶去給家維的東西放在辦公裝旁邊的茶几上。前天拍的相片今天已經可以去拿了,偉程打算等一下順路到相片館去拿相片。

  偉程自己有一台摩托車,不過因為今天帶了很多東西,所以他決定還是坐計程車過去。來到病房門口的時候裡面很安靜,他往病房內探了探頭,看看有沒有打擾到家維和床上的人說話。

  在病床的旁邊有一張小躺椅,家維難得地躺在躺椅上睡覺,隱約可以看見家維的身體因為呼吸而起伏著。偉程決定不要打擾家維,把東西放著就到外面去了。

  他走到涼亭那邊坐著休息,邊吸著今天的倒數第二根煙邊發呆。在草地上有很多病人在散步,也有一些坐在草地上不知道在做什麼。偉程用力吸完最後一口煙,當他準備把煙捻熄的時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你信不信上帝?」

  「……」偉程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這個人。

  「你信不信我看過上帝?」

  這時偉程才終於明白他是什麼人。家維告訴過偉程,在院裡有一個外號叫阿弟的人到處跟人家說他看見過上帝,應該就是他吧。

  偉程對他搖了搖頭。

  「又一個不信上帝的人,會有報應的。」他說完就走開了。

  偉程無奈地笑了笑。

  太陽這時正準備落入西方,火紅色的餘暉灑落大地,所有的生命在忙碌了一整天後都準備休息了。啊!不對,還有些現在才正要開始忙碌呢!不過這些生命都有休息的時候,偉程卻覺得自己自從收到那封信之後,他的心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他的朋友交代給他這麼重要的一件事,然而自己卻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迫接下。雖然偉程知道依照他的個性一定會這樣做,但還是免不了對他這樣的朋友有所怨言。

  偉程一直到現在還是單身,雖然已經快三十歲了,不過身負這種責任大概不會有女孩子喜歡吧,他自己早就有這種體認了。

  想著想著,不自覺又拿出今天的最後一根煙。當他掏出打火機正準備準備點火時,陳護士走了過來。偉程一看到陳護士,趕緊把香煙收起來。

  「陳、陳護士。」

  「總算找到你了。」

  「有什麼事嗎?」

  陳護士小聲的把事情告訴偉程。

  偉程聽完以後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他三步併作兩步衝向病房,來到門口,醫師和幾個護士已經在裡面。

  醫師示意讓護士們離開,幾個護士都一臉嚴肅,魚貫走出病房。

  「醫師……」

  醫師對偉程搖了搖頭。

  偉程先是呆了一下,然後慢慢走向病床。家維依然躺在病床旁邊的小躺椅上,臉上的表情是偉程從未看過的平靜。

  夕陽的餘暉不知何時已經從窗口溜出了窗外,偉程突然想起了一首歌:

 

  陽光從窗邊溜出了窗外

  

  十二月的夜來得特別快

  

  放下了窗簾 我彷彿看見

  

  眼淚從你的眼角滑下來

 

  他走到窗邊把床簾放了下來,透過窗簾過濾進來的光線讓病房處在一種寂寞的昏暗中。這麼多年來,他的責任終於在今天正式卸下,但是他並沒有解脫的快感,反而在那顆許久未曾休息過的心中填滿了某種深沉的哀愁。

  是傷心嗎?

  偉程突然想到他還有一件事要做,做完了這件事他才算完成了朋友託付的任務。

  他再度走到病床邊,他不知道外人此時可以從自己的眼中看到什麼,他只覺得自己的眼神很空洞、很無助。終於到了最後這一刻,一切就要而且也應該要結束了。這幾年來下的決心就在這一瞬間要發揮到最高點。

  偉程發現自己的嘴角牽動了一下,是心在提醒自己該說些話嗎?他想了一下,最後決定還是該說些什麼話。

  「老朋友,你交代的事我再等一下就要全部完成了。不過我到最後還是沒辦法守住不能在家維面前叫你名字的承諾——家邦老友。」

  他伸手把家邦臉上的呼吸器拿下,過了大約一分鐘後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希望來生你們兩個能夠以別種方式結合。」說完,他別過頭去看看旁邊的躺椅。

  躺椅上,已經死亡的家維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安詳……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