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乖

冷言 著

3

  深夜探病在外人眼中看來大概很奇怪吧,不過這幾年來他已經習慣了在這一天的深夜十一點半到院裡探望他的「朋友」。

  今天到院裡的時間早了一點,他決定先去拜訪陳護士。和陳護士聊了一會兒,大概了解他朋友最近的病情,另外又聊了自己的一些近況後,時間也差不多了。他朋友的病房在一樓,所以他習慣先到門邊看看病房內的情形後再進入,尤其是今天。

  來到病房門前時是十一點五十六分,病房內淚流滿面的家維正坐在病床邊發著呆。床上的病人和任何時候來看時的情況都一樣,還是靜靜地躺著,看來今天家維又沒等到床上的人醒過來。

  他在門邊看了一會兒,他想等家維做那件事情的時候再進去。

  家維像是突然意識到自己活著似的動了一下。

  他靜靜地看著家維的一舉一動。

  桌上放著家維準備的禮物。裝著一千隻紙鶴的玻璃瓶、戒指和一束紅色的玫瑰花。另外還有一條白色的手帕,不過這不是禮物。家維拿起那條手帕把臉上的眼淚擦乾,然後再從抽屜裡拿出一台照相機。

  他一看到家維拿出照相機便開門進去。

  「你來了啊,可不可以先請你幫我拍張照片。」家維說。

  「好。」他說。

  他替家維拍了一張坐著的半身照片。

  「謝謝。」家維看了看手錶,「今天又過了,達業還是沒醒來。」

  「他一定會醒的。」

  「一定的,所以我才要每年都拍張照片,否則有一天他醒過來的時候我要是老得他認不出來怎麼辦。」

  「我帶了蛋糕過來,我們幫他慶祝一下生日。」

  「好啊!我來拆!」家維開心地把他帶來的蛋糕打開,插上蠟燭。

  「我去關燈。」

  電燈一關上,四周立刻暗了下來。他們兩個輕輕唱著生日快樂歌,蠟燭上的火焰外圍了一圈光圈,光圈隨著火焰左右搖擺,替他們打著規律的拍子。燭光把三人的臉照得很亮,當然,還有呼吸管也是。

  「祝你生——日——快——樂——」隨著歌聲的結束,家維的情緒也終於潰決。

  「達業!達業!你醒醒啊!醒醒啊……」

  熄滅的燭火餘煙裊裊,盤旋著向上升去的白色煙絲就像是某個生命已到盡頭的靈魂般漸漸化開,然後消失無蹤。

  他放任家維盡情發洩,一個人靜靜地把蛋糕切成一塊塊的小三角形。不久,家維從嚎啕哭聲轉為輕輕啜泣,漸漸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別哭了,快把眼淚擦乾。」他把蛋糕交給家維,「把達業的生日蛋糕分給大家吃吧。」

  家維點了點頭,雙手捧著蛋糕和盤子出去了。

  目送家維步出病房後,他拿出一根煙。原本打算把今天的最後一根煙抽完,不過當他看到躺在床上的病人後又搖搖頭打消了主意。

  「今天就聽你的,戒一根煙吧。」他對著床上的病人說。

  在病房裡隱約可以聽見家維的聲音,她正忙著把蛋糕分給值班的護士們。

  他把香煙丟進垃圾桶裡,白色的投射路徑在他和桶子之間連成圓滑的弧線。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信封,在信封裡抽出幾張信紙,從信紙的外觀可以推斷這封信已經被看過無數次了。

  他在打開信紙之前還先看了門口一眼,因為這封是不能被家維看到的信。信封上寫著收件人:翁偉程。

 

偉程:

  即使是交情深如我們,要拜託你做這樣的事我還是懷著無限的歉意,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讓我放心的交付這件對我來說比性命還重要的事,因為我真的是賭上了我的命!

  雖然說難得有情人,但又有誰願意放棄自己所愛。當然我也是這種人,所以如果要我和家維在一起,我只能以這種方式。雖然對她來說很不公平,但在我知道我所愛的人已不能如昔時,如果這樣做能夠同時彌補我們兩人心中的缺憾,我是絕對願意的。情是一面窗,兩邊相見卻不得見,窗外,會是什麼樣的天氣呢……

 

  偉程聽到有腳步聲走近,雖然信只看了不到一半還是趕緊把信收好。

  「你來了啊。」走進來的是一個穿著白色醫師服的人。

  「醫師,」偉程向他微微點頭致意,「上次的檢查報告出來了嗎?」

  「已經從檢查的醫院那邊轉過來了。」

  「結果怎麼樣?」

  醫師緊鎖著眉頭,眉心皺成千萬結。

  「果然還是沒辦法嗎……」

  「腦中的血塊雖然已經消失,但是卻變成一處硬塊,到底會怎樣我也沒把握,不過運氣好的話,也可能都不會有事。」

  「這件事……還是一樣先別告訴家維。」

  「其實告訴她也……」

  「別對她這麼殘忍!」偉程的語氣突然變得很激動,「上天已經對他們很不公平了,這次就讓他們……逆天而行吧……」最後幾個字的聲音小的像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這時候家維回來了。

  「醫師,你也在啊。正好還有一塊蛋糕,給你吃。」

  「謝謝,那我先走了。」醫師向偉程輕輕鞠了個躬。

  「醫師今天好有禮貌喔。」醫師走了之後家維對偉程這樣說。

  「是嗎。」偉程知道醫師向他鞠躬的原因,如果知道有個人也背負著和自己相同的使命時,他大概也會打從心裡向這個人行禮吧!

  「家維,相片我替妳拿去洗,下次來的時候再帶來給妳。」

  「謝謝你,偉程。」

  「很晚了,妳早點休息,別只顧著照顧他。」

  「我知道啦,你每次來就是叫我休息,我要是都聽你的話,早就變成一頭豬了。」

  「我先走了,過兩天我再過來。」

  「拜拜,下次來的時候記得把今天的相片帶來喔。」

  「我會記得的。」

  偉程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一點半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夜感覺起來特別淒涼。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