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7

   「薛雲卿,六十一年次,美國紐約大學MBA,現任日內瓦銀行台灣分行信用部主管,曾結過一次婚,三年前離婚後遷居本市,沒有小孩。工作上的評價與本案無關,暫且略過;和楊先生的關係大概是從二年前開始的,二人間有密切的書信往來,所有薛女保留的相關書信,我們都已經掃描下來,另外她和楊先生的合照,我們也都有翻拍存証,此外我們還查訪了薛女的左鄰右舍,有數人表示曾看過薛楊二人一起回家當然,這些我們也都錄音了所有的資料都在這張光碟裡

    小范將光碟推到瑋岑面前,說:「這就是妳要的真相,楊小姐。」

    瑋岑坐在那兒,面色蒼白,噙著淚水,將手緩緩放在這片光碟之上。

    隔了半晌,才聽到她幽幽地說道:「范先生,我相信這是真相,但不是我要的真相我不相信我爸爸會做出這種事

    小范正要開口,卻聽得瑋岑繼續說道:「我說過,我父親或許有點古板、嚴厲,但他一定是個好丈夫、好爸爸,更是學生心中的老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會這樣」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又道:「那天晚上,三二0那天晚上開完票,我們全家都很沮喪我爸十點多的時候說要出門,說要去地院那邊向法院討個公道本來我和我弟都說要跟,但我爸說怕有衝突危險所以叫我們先去睡覺,他去看看就回來誰知道他是去」話至此,語音已哽咽。

    小范和胖子兩個大男人默然地坐在那兒,一聲不吭。

    瑋岑突然抬起頭來,問道:「你說這女人叫我爸爸『老師』?」

    「嗯,」小范點了點頭,從書架上取下一本厚厚的畢業紀念冊,翻開其中一頁,推到瑋岑面前,說道:「她是令尊在聖光第一屆帶的學生,我想他們的關係,也是因為這樣開始的吧。」

    畢業紀念冊裡,有一張年輕的楊凌青老師與一群女學生的合照,其中一個和他站得最近的女孩挽著他的手,清湯掛麵的髮型,臉上展現著笑容,雖然照片略顯陳舊,但仍掩不住其姣好的容貌。或許當時照片裡的主角都沒想到,那種清純簡樸的師生情感,竟會轉化成今日的不倫之戀,毀滅的不只是兩人,而是一個家庭,以及一個少女對父親的信念。

    瑋岑趴在桌上啜泣起來,薄薄的肩胛抽動著,令人無盡同情。

    胖子畢竟是比較心軟的,他走到那少女身邊,柔聲說道:「楊小姐我想,這件事情我還是不要報導好了,這種家務事上報紙也沒什麼意義我還是不要寫好了。」

    瑋岑驀地抬起頭來,只見淚水仍在她眼中不停打轉,她用哽咽的聲音說道:「不必了,卡羅特先生,我想我們有約定在先,只要是范先生查出來的真相,你要報導都沒關係我爸爸從小就告訴我要守信用,我答應過你的我不會反悔。」當她說到「我爸爸」三個字的時候,那滴淚水終於順著她的臉頰滑下。

    胖子心中不忍,轉身到茶几邊抽了張面紙,遞給那女孩。

    「不用了,胖子,」小范突然開口說話,把胖子嚇了一跳,「我想我還是省省我辦公室裡的面紙吧,你瞧她不是挺自得其樂的嗎?」

    「什麼?」胖子怒了,只聽他吼道:「媽的,小范,我以前還以為你有點人性,想不到你還真的是冷血兼沒心肝女孩子在你面前這樣哭你還說什麼『自得其樂』的話,我聽你在放

    「慢、慢、慢,胖子,你先閉嘴,」小范轉頭看著他面前的當事人,輕輕說道:「楊小姐或是叫妳瑋岑,我實在很佩服妳,即使是專業演員能夠說掉淚就掉淚,但當某件事情稱心如意的時候,還要把眼淚逼出來,妳大概是我所見過的第一人。」

    「稱心如意!?」瑋岑也火了,她站起身來,怒聲道:「范先生,你說我是『稱心如意』,難道你認為我希望我爸爸有外遇?你這種話真的是太過份了

    「我不認為妳希望令尊有外遇,但我認為,我所查出的真相,是妳所期待的詳細一點說,這個真相妳早就已經知道了,而我這個『澄清』的行為,才是妳的真正目的。」

    「你越說越離譜,我想我委託錯人了,這張光碟我不要了,我也不打算付你錢,我要先走了,再!見!」瑋岑說著,轉身便要離去。

    「既然妳認為我說得離譜,那我就把主題說明吧,偷拍楊老師偷情、將偷情畫面燒成光碟、再將偷拍VCD和原來教學光碟掉包、讓楊凌青在眾人面前出糗的人,就是妳吧,親愛的楊瑋岑小姐。」

    瑋岑轉過頭來,原本白皙的臉頰更為蒼白,只見她杏眼圓睜,大口地喘息著,似乎還沒從驚訝中醒來,不知如何應對下一步。

    「小范你說什麼,怎麼會是瑋岑啊,你你不要亂說」胖子衝到小范面前,大聲地說。

    「楊小姐,」小范沒有理會胖子的怒吼,視線直接繞過他那龐大身軀,緊盯的瑋岑,說道:「基於一些職業倫理,我必須告知你,令尊在妳委託我之後,又就同一個事件委託我找出掉換他教學光碟的人,當時我認為這兩個事件並沒有衝突,因此同意了他的委託;不過就目前的情況看來,妳所要我澄清的真相是:『楊凌青確實有外遇,那片偷拍VCD的主角也確實是楊凌青』,而令尊要我找出掉換他教學光碟的人,是你。兩個委託之間顯然已經有了利益衝突,雖然說令尊肯付的錢比較高,不過因為妳委託在先,因此妳有對這件事有優先權,如果妳堅持的話,我可以馬上退回令尊的委託,僅就妳這部分處理;或是你可以選擇撤回委託,則我會將妳這部份的事情保密,但會告訴妳父親關於妳偷拍和掉包的所有事情。如何?」

    瑋岑喃喃說道:「什麼證據都沒有,還說什麼是我做的,真是瘋子。」

    小范笑道:「不好意思,楊小姐,我手上確實有妳偷拍的證據,不過這部分只能透露給令尊知道,妳並沒有權利。」

    瑋岑臉色恢復平靜,走回小范面前坐下,說:「這樣吧,范先生,我接受你這調查的結果,錢我也會照付,而且我也同意你繼續接受我爸爸的委託,你不必退回他的部分,不過你要告訴我,你的推理如何?」

    「我的推理有那麼重要嗎?」

    「我只是好奇。」

    「那妳承認了嗎?」

    「不,」瑋岑淺淺一笑,「我想聽聽看,你必須要說服我。」

    「好吧,」小范將身體往後一仰,喝了口茶,緩緩說道:「楊小姐瑋岑,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就懷疑,妳來找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聽到的事實是,一件學生的惡作劇,老師出了糗,但並沒有很嚴重,頂多是老師本身和學校名譽稍有損失而已,大家並不會很在意但妳所關心的又不是這個方面,而是那偷拍光碟中的男主角究竟是不是你爸爸,而這點涉及到令尊是否有外遇的情形。說實話,楊小姐,妳身為一個女兒,這樣的憂慮我可以理解,但是否要花八萬元來解除這樣的憂慮就超出我的理解之外了,一來,妳並未親眼看過那片VCD…二來,當大部分的人不論是妳所說的或是我親自查訪的當大部分的人都相信那只是惡作劇的時候,妳還來請我澄清真相,動機就令我覺得不單純了。

    「在我與令尊會面後,我心中的矛盾又增加了許多,令尊所委託的,是要我查出惡作劇的人,這種委託似乎比較符合一般人的認知,也就是不理會光碟的內容,直接就『掉包』、『惡作劇』的部分下手。不過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整個結果所會產生的衝突,我當時認為這只是一個事件的兩個部分,所以我還是接受了他的委託。

    「不過當我進入那片VCD的『拍攝現場』、看到了那張照片、了解了楊老師確實有外遇的時候,我就意識到,這一切都只是妳佈的局,包括妳爸爸和我,都只是妳的一個棋子罷了。我只能說,妳的局雖然不是頂完美,但依妳的年紀來說,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我不得不給妳寫個服字。」小范說了,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

    瑋岑坐在對面微微笑道:「范先生,我聽得出你在誇獎我,但我自己可是被誇得莫名其妙,什麼局什麼的,你可不可以講簡單一點?」

    小范說:「當然,要多簡單就有多簡單,妳這個局要從結果往前面看當然是一片茫然,但要是話說從頭,照時間敘述下來,一切就變得很簡單了。

    「整個故事的開始或是前傳吧,就是楊凌青先生和薛雲卿小姐發生了不倫之戀,這段關係是怎麼開始的不在我的責任範圍之內,不過就我所知,楊老師很謹慎地處理他這段婚外情,因此兩年下來,完全沒有第三人知道這件事情,在一般人的眼中,他仍舊是為人師表,也是個好丈夫、好爸爸。不過這個秘密終究是被他聰慧的女兒所發現了,楊小姐,雖然我不知道妳是如何發現妳爸爸的這段婚外情,不過我想以妳的能力,發現是遲早的事。雖然我並不是妳,但我可以很大膽地推測妳當時的心態:極度的失望難過然後是極度的憤怒,畢竟妳父親的出軌所背叛的不只是一段婚姻而已,他幾乎是背叛了自己所有的身份地位,更背叛了妳對他的信任與敬愛,身為一個女人以及一個女兒,妳完全無法原諒這樣的行為,因此妳並沒有馬上將妳的發現公開,妳需要時間思考,思考一種最嚴厲的手段,重重地懲罰那個父親。

「妳很快地掌握了整個情況,包括那情婦的身份、住處,兩人約會的時間與方式等,這些資訊很快地就被妳掌握我想你也和我們一樣,趁著沒人在的時候翻過牆,潛入那房屋察看,並很快地擬定了『偷拍』的計畫我並不知道妳的數位攝影機是怎麼來的或許是用借或用租的吧不過這不重要,妳第二次進入那房屋,便在書櫃旁那一堆鞋盒中抽出一個全黑的盒子,在其中一面挖個洞,將DV放進去,鏡頭剛好對準洞口,按錄影之候再將鞋盒放回去。我不得不稱讚這手法很高明,在沒有光線直射的情況下,黑色的鏡頭根本就無法被分辨出來不過用DV偷拍有個缺點,那就是電池的時間很短,因此妳想必是對他們兩個人的作息都很清楚,所以才能用這招我想妳是趁三月二十日下午大家都去投票的時候安裝的,然後隔天再偷偷去拿回來,那天是星期天,妳有充份的時間剪接畫面,然後燒在空白光碟中到了晚上,妳等妳爸爸將他的教學光碟做好,上床去睡覺的時候,再偷偷將二者掉包,空白光碟外表都一樣,老師當然認不出來。他曾跟我說過,他到學校之後一直將那片光碟放再公事包裡,幾乎是沒有離身,因此在學校被掉包的可能性很小,唯一有機會的就是在那片光碟被放進公事包之前…而妳,有這個機會。

「好吧,事情到這邊都如妳所願,偷拍光碟竟然能放到一分鐘更是讓你喜出望外,不過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可能就是妳所始料未及的:偷拍的畫面太模糊,以致於大家不確定男主角是不是楊凌青,讓妳原本規劃的懲罰效果大打折扣更糟的是,最後大多數人的結論是『惡作劇』,而不是『婚外情』這是妳事前所沒有預料到的。我想妳事先也看過影片,也知道畫面模糊,但因為妳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知道那個男的就是妳爸爸,所以認為別人也會這樣以為;不過,令尊幾十年在社會上建立的聲譽也不是假的,因此當一般人看到這樣的片子,對裡頭人物的身份是半信半疑的時候,他們最後會選擇和妳相反的看法,也就『老師不會做那種事』。結果這樣一來,你父親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反而變成學生惡作劇無辜的受害者,這只會使妳更受不了、想用更強烈的手段去對付他。」

小范停了一下,喝口茶,又繼續說道:「而你更強烈的手段就是找我。因此妳就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來我這邊,表面上是要我『澄清真相』,以挽回妳父親的名譽,實際上是要我把他偷腥的事情再挖出來一遍現在交給妳這一堆相片書信,妳應該都可以輕鬆找得到,不過妳不自己下手卻寧可花錢僱用我我想,一來妳是因為第一次失敗,所以變得比較小心謹慎,二來,妳也知道一般人的心理,當他們經過『偷拍光碟』事件的洗禮之後,若再看到其他類似的照片或書信,也都只會當作惡作劇看待所以,妳需要一個人來幫妳背書,那就是區區在下了,『疑難雜症事務所』總算是小有名氣,由我去調查出來的結果,總是比妳直接寄黑函或公開相片來得有殺傷力。」

「妳的演技的確十分精湛,我在第一次見面時也完完全全相信了妳的一番話,接受了這件案子的委託。不過妳在委託我之後又多做了一件事妳怕我手上線索不足,查不出東西來,竟故意將我的名片讓妳爸爸看到妳很清楚他的個性,也知道他看到名片一定會來找我麻煩,而我也有本事從衝突中獲取更多情報老師在我去聖光調查的時候攔下了我,當時我並不能理解妳怎麼會那麼大意,將我的名片大剌剌地放在桌上現在想想小姐,妳在這方面妳又漏算了一點,妳沒想到妳的父親會委託我幫他找出搞鬼的人,結果反而讓我與妳處於對立的位置,如果我沒有接受令尊的委託,我今天也就不會這樣跟妳說話了。」

小范搖了搖頭,將最後一口茶喝乾淨,聳聳肩,說道:「就這樣,如何?我的推理正確嗎?」

瑋岑輕輕地蹙起眉頭,手托著下巴,緩緩地說道:「先生,我記得第一次會面時,你跟我講了一大段『不要做想當然爾推理』的道理,不過我想你也只是說說而已,你剛才那一大段話,我看不只是『想當然爾』,根本就是天馬行空,我雖然還滿欣賞你的故事的,不過我可不能接受我想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我這片光碟也不要了,就當我沒來過好了」說完站起身就準備離開。

小范又斟滿一杯茶,笑著說道:「妳太年輕了,瑋岑,妳雖然對自己很有自信,但也應該尊重一下我的專業吧我想這東西應該能說服妳。」

小范取出一個透明塑膠袋,裡頭裝了一小塊白色的碎片,就是那天在「偷拍現場」窗臺上所發現的事物。

「妳的指甲,小姐,在薛雲卿小姐家的窗臺上找到的我想,妳應該不會否認吧。」

瑋岑看著那塑膠袋,原本自信寫意的臉變得蒼白,只見她緊咬著下唇,緩緩走回小范面前,卻始終沒有說話。

小范說:「楊瑋岑小姐,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會面時所玩的偵探遊戲嗎?我注意到妳無名指受了傷,而妳最後給我的答案是『被門夾到的』。當時我並沒有反駁妳的說法,只是在心中打了個問號;妳無名指的傷,當時看起來已經好很多了,但仍可以看得出來,受傷當時是受到很大力的衝擊,若只是單純關門夾到,還不會有這樣的傷勢,勢必是用力甩門才會如此,不過這種事情發生機率就比較低了;當時我本來要告訴妳,我覺得最有可能的是被車門夾到,但妳卻直接給我一個被門夾到的答案這件事情本來沒有影響,但當我和卡羅特去過小姐家,發現那扇厚重的木窗是向上拉起的設計,而且很容易就從上面砸下來的時候,我就知道妳手指的傷是怎麼來的了。很遺憾,事隔一個星期多,妳斷裂的指甲仍留在窗臺上,這只能說是運氣了。」

胖子在旁邊聽得目瞪口呆,肥胖的身子不斷顫動著,他拿出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緊盯著瑋岑的表情,只見她原本緊繃的肌肉慢慢放開,蒼白也逐漸退去,紅潤的雙唇間吐出一口氣,淡淡地說:「我認輸了,先生,我沒有想到,來委託你調查,最後竟然把我自己也給拖下去,或許我真是太笨了吧。」

小范柔聲說:「不,瑋岑,妳已經很了不起了,只是妳太自信了,過度的自信讓妳看不到計畫之外的風險,我想是年紀的關係我十八歲時,也是像妳一樣,以為自己最聰明,目空一切。」

瑋岑淺淺一笑,說:「的確是,我想我和你比起來,還差遠了你剛剛的推測大致上都正確,連我心理狀態的描述也都相當接近,我真覺得你很厲害不過,有一些地方要修正一下你要聽嗎?」

「當然,請說。」

「嗯,我大概在去年聖誕節前發現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他在他的電腦裡藏了一個新的E-MAIL帳號,不小心被我看到了我想這也是運氣,要不然他這段外遇真的是天衣無縫,沒人看得出來。我之後偷偷跟蹤他找到那個賤那個女人的房子這邊我要強調一下,我第一次進去那房子不是『潛』進去的,而是主人邀我進去的我穿著制服,假裝要為聖誕節晚會宣傳,直接去按那女人家門鈴她…嘿,其實她人很好…她說她畢業十幾年了,看到學妹很開心,便請我進去喝茶,我就用這一杯茶的機會,把她的背景資料都挖了出來,連她平常工作作息時間都被我找了出來然後再找個藉口說要參觀她房間,她便真的傻傻地就帶我進去了我一看到那堆鞋盒我就知道那是個好機會可能是受到之前璩美鳳偷拍事件的影響吧,我決定要這麼做,而且要讓我爸爸在所有人面前丟盡顏面。」

「我偷拍的手法,你也都說了…DV是向補習班一個追我的男生借的,不過我三月十九日下午便先將DV給放進去了,因為我知道我爸星期五晚上下課後會去那邊亂搞誰知道那天發生什麼該死的槍擊案,我爸一下班就回家盯著電視看,害我的計畫落了個空當時時間也很緊迫了,星期一就要教學觀摩,所以我星期六下午才得再偷偷進去一次,換新的電池賭賭看想不到他們星期六晚上就這也是運氣吧…我星期日去將DV拿出來,就是在要離開的時候被窗戶砸到了當時雖然很痛,但事情成功了我也不以為意想不到

小范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妳比我想的大膽得多,親自上門踢館

瑋岑笑了笑,說:「我做事一向是這樣不顧前不顧後的連來找你也是一樣,不過,先生,我來找你倒不是要你幫我背書,我的目的是要找卡羅特先生。」

胖子在一旁露出驚訝的表情,問道:「找我?為什麼我能怎樣?」

瑋岑說:「我曾在報紙上看過卡羅特先生寫名人婚外情的報導,呵,怎麼說呢?真的是又煽情又可惡連沒有的事情都能寫得跟真的一樣,我從沒看過這麼有殺傷力的報導我知道卡先生一向都是待在這個事務所裡,所以我表面上來委託先生事情,內心卻是希望卡羅特先生可以把這件事情寫出去我猜那對我爸爸的懲罰才會足夠吧。」

小范笑著說道:「看來我還是被你耍了原來我不過是個配角而已不過我想卡羅特現在是不會寫這件事了,對吧,胖子?」

胖子點點頭,說:「我還寧可寫妳的事咧,小妹妹,『惡魔美少女』,妳實在太可怕了

瑋岑翩然起身,輕鬆地說:「你要怎麼寫就怎麼寫吧我自然有自己的辦法的這片光碟,我還是要帶走了,八萬元的委託費用,我明天會匯給你的,先生,至於你所接受我爸爸的委託,你怎麼處理,我沒有意見我想你還是告訴他吧,我也不想像他那樣當個偽君子。」

小范沒有說話,他輕輕舉杯,向眼前這美麗的少女致意,瑋岑也拿起了桌上的茶杯,輕輕啜了一口,然後便如一朵雲般,飄離了這個古怪的辦公室。

「幹,小范,這種事你怎麼不先跟我講害我一直以為」胖子在辦公室裡又叫又跳,彷彿整的房間都隨之震動。

「這又有啥好說,我還以為你都知道我也是到很後面才知道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沒有比你好到哪去

「很後面?你在去那個薛雲卿家之前就知道他們兩個真的有通姦?」

「不是知道,是假設要不然我何必去找那片光碟的偷拍現場?」

「媽的,你怎麼會這樣假設?」

小范走到架子前,挑了張納金高的唱片,輕輕放在唱盤機上,說道:「你沒有見過楊凌青,所以你沒有辦法做出這種假設是很自然的我看了那片偷拍光碟後,覺得那個房間布置得還算不錯,表示主人品味不差,唯一不搭調的就是那紫色的窗簾這讓我想起我看到楊凌青時他也打了一條十分不搭調的紫色領帶,兩者的色調幾乎是一樣的我在那一瞬間便做出假設:楊凌青和那女人有關係,而那窗簾,是楊送的,他本身偏好紫色,所以也強迫他的女人要裝上這樣的窗簾唉,念數學的人果然是沒有什麼美感可言。」

小范將唱針放上,「I love you for the sentimental reasons」柔軟的旋律慢慢響起。

「那,小范,楊凌青委託你的事情,你怎麼辦?」

「嗯」小范沉思了一會兒,忽然問道:「胖子,你這星期沒東西可以寫嗎?」

「是啊。」

「那你就寫,『疑難雜症事務所』因為對偽君子的行為深惡痛絕,因此將二十萬送到眼前的鈔票給拒卻了等下你回報社的路上,幫我把這張委託書給寄回去吧。」


~全文完~
《本文曾刊載於推理雜誌第263期》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