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5

    疑難雜症事務所裡,小范從櫃子裡搬出一臺笨重的機器,七手八腳地將它安裝在電視旁,接上電源,轉開開關,將那張辛苦取得的VCD光碟放進機器的讀取槽裡。
    胖子在旁也不閒著,他先以極快的速度吃完了兩根紅豆冰棒,接著又灌下一罐黑松沙士,然後去隔壁房間搬了張柔軟的躺椅擺在電視機前,最後又從茶几上拿了一盒面紙來備用。
    「你那台鬼東西可以幹嘛?」胖子攤在躺椅上,懶散地問道。
    「影像重組、去除雜訊、高倍數放大、影像細節分析…」小范也拉了一張椅子來坐下,繼續調整著螢幕,「…大概你能想得到的都有,二千年德國最新產品,不會輸給刑事局。」
    「多少錢?」
    「你賺一輩子都買不起…好了,來看看這個把一堆神聖老師搞得雞飛狗跳的片子吧。」小范說著,按下PLAY鍵,電視螢幕出現了幾道雜訊,接著出現了影像。
    那是一個房間,並沒有見到人影,一張雙人床剛好就在畫面正中央,上頭鋪著粉紅色的床單,床頭櫃上擺著一台音響,旁邊層層疊疊的看不出是書本或是CD,床的另一邊還擺著兩隻布娃娃,可能是熊或狗之類的動物;畫面右邊可以看到部份的落地衣櫥,衣櫥的門緊緊關著,上頭的漆也都斑駁了;畫面左邊有一扇老式的木窗,紫色的窗簾緊緊拉上,感覺十分刺眼;房間四面牆壁原是漆成乳白色,但因年代久遠也有些發黃了;床那側的牆上掛著一個水藍色的鐘,指針指向十一點三十五分,在鐘旁邊掛著一本每日一撕的日曆,上頭用紅色鉛字標明著民國九十三年三月二十日,星期日。
    這是台灣人的房間,而且應該是個女人。
    「難說,可能是那種大陸二奶的房間,故意掛個台灣的日曆,好滿足一下她恩客的思鄉之情。」胖子對此有不同意見。
    「可能性不高,這房間的風格就是台灣的風格,大陸那邊應該會再俗一點。」
    此時從畫面右邊走進一對男女,男的穿著一件白色汗衫,深色長褲,一進畫面就急著把上衣脫掉,露出一身中年發福的贅肉;女的穿著簡單的家居服,寬鬆的長袖上衣和一件小短褲,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一頭及腰的長直髮,以及那修長筆直的雙腿。
    「喔,那女人身材讚喔。」胖子身子前傾,兩眼緊盯著那女人,抽了一張衛生紙擦了擦口水。
    「的確還不錯…」小范瞇起了眼睛,清了清喉嚨,說:「…這個片子不是用針孔攝影機錄的,而是用一般的數位攝影機,而且畫質那麼差,可能是兩三年前的機種,只有五十萬畫素的那種。」
    「我有一台啊,小范,」胖子說:「不過那種機型體積可能滿大的,拿來偷拍…」
    「這是個問題,畫面中看不到什麼遮蔽物,我沒有辦法想像那台攝影機藏在哪裡…喔,開始脫囉…」
    畫面中的男女開始接吻,然後互相替對方除去身上的衣物,最後兩個人赤條條地倒在床上。
    「喔喔喔,我不行了。」胖子躺回躺椅上,用手搓著自己的褲襠。
    小范沒有理會他,只是聚精會神地盯著畫面中的人物。由於畫素太低,畫面十分模糊,那男人從體型來看和楊凌青有幾分相似,但面部並不清楚,小范在某個畫面定住,試圖將男人臉部放大,但只能看到被分割成碎片的畫面,雖然幾次調整,還是無法看清那男人的長相。
    「小范,不要定格啦,我要看流暢一點的…喔喔喔,『倒澆蠟燭』,喔喔,這女的好靚,會斷掉…會斷掉…」
    小范將幾個畫面轉成圖檔,用雷射印表機列印出來,左右端詳了半天;其中有一張有女人比較清楚的側面,看得出來年紀不大,大約三十歲左右;但男人的部份都只有一些不清楚的角度,要不然就是距離太遠而模糊不清。
    「喔喔喔,現在換『老漢推車』了…喔喔,推、推、推,好有力啊,那個歐里桑也是有練的啦…我也推、推、推…」
     小范讓片子繼續往下放,皺眉盯著每一個畫面,希望能從中獲取一些蛛絲馬跡,不過這個希望最後仍是落了空,那男人最後挺了挺腰,然後站起身來,直接從畫面右邊離開,整個螢幕也變成一片漆黑。這部「紀錄片」共計三分二十三秒。
    「嗯…什麼都沒有,這下看來事情難辦了…」小范摸了摸下巴,露出苦惱的表情。
    「呼,呼,小范…呼,呼,我…出來了…呼,呼…」胖子伸出右手,上頭沾了些黏呼呼的液體。卡羅特抽了張衛生紙,將雙手擦乾淨。
    小范一腳將胖子從躺椅上踹下來,大聲說:「你他媽的,我在這邊看得要死要活的,你把這個當A片看,還在我這個神聖的事務所裡面打手槍…他媽的還要我分新聞給你,我養隻豬都比你好用…」
    卡羅特拍了拍屁股,緩緩站起身來,不慍不火地說:「小范,你也知道這片子爛,看不出什麼東西,幹嘛還看得鬥雞眼都跑出來…我看你也很久沒『淘』了,難怪火氣那麼大。」
    「媽的你欠揍。」小范說著便要衝上去將胖子海扁一頓。
    「慢…慢著…慢著啦,我給你一點良心建議啦…這DV畫質我看是不行的,不過你要不要試試看聲音?我剛剛聽那個女人叫得滿清楚的,我想你可以…試試看…」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小范一面說著,一面打開手提電腦,將原本VCD放映機的喇叭線接到電腦上,打開聲紋鑑定程式,將片子重放一遍。
    那數位攝影機的收音效果也不是很好,除了那女人尖銳的叫床聲、以及雙人床因擠壓所產生的聲音外,幾乎都是轟隆隆的雜音。
    胖子聳了聳肩,雙手一攤,說:「我看也沒搞頭,那個歐里桑一句話也沒說…我看,小范,這片子還是給我吧,最近連買A片的錢也沒有,這片還算是不錯啦。」
    小范斜瞪了胖子一眼,說:「你太小看我這個程式了,這可是從美國FBI那邊買回來的,沒什麼做不到的…你看,我先把那女人的叫聲還有床鋪的聲音調掉,然後把雜音降低,其他聲音放大十倍,重新放一次,聽聽看…」
    重新播放的效果確實有顯著地不同,從喇叭裡可以聽見男人厚重的喘息聲,小范將這段聲音用程式截取下來,又從口袋中掏出鋼筆,轉開筆頭,從裡頭取出一枚圓柱形的機器,將該機器接上電腦,只聽到電腦喇叭播放出:「…給我聽好,你這個幹徵信社的,離我女兒遠一點,不要以為我發生這種事就可以賺我女兒錢…」赫然便是楊凌青的聲音。
    「你還是這麼卑劣…唉…」胖子嘆了口氣。
    「彼此彼此。」小范頭也不抬,專心操作電腦。他將兩組聲音的輸入程式中,由該程式進行自動聲紋比對,最後結果是:聲紋不合。
    「好啦,就是這樣了,兩個人聲音不一樣…我可以跟我們美麗的當事人交差了。」小范呼了口氣,愉悅地說。
    「小范…你真打算那麼做?…你應該也知道…」卡羅特皺起眉,猶疑地說。
    「我當然知道光是喘息聲的聲紋和一般說話的聲紋是不能比對的,我只是試試你而已…想不到你還記得嘛,死胖子。」
    「靠,我是記者咧,錄音是我的老本行,還能怎樣…我看你這卷片子是真的沒用了啦,還是送我吧。」
    「嘿,說的太早,我把這男的喘氣聲給消掉,其他聲音在放大十倍看看,我剛剛有聽到一些線索…再聽聽看。」小范又再按下了PLAY鍵。
    這次的聲音又更豐富了,先是風吹玻璃所發出的喀喀聲,窗外樹葉的沙沙聲,還有偶爾傳來車輛奔馳而過的聲音
    「這架攝影機的旁邊還有另一扇窗,窗外有樹,再過去是馬路…多虧它是放在窗邊,我們才能聽到那麼多…聽!重點來了…」
    大約在影片進行到一分四十秒左右,可以聽到一陣細微但十分高亢尖銳的聲響,似乎是大型沙石車的喇叭,這聲響維持大約三到四秒,然後靜默了十餘秒,該聲響又再度響起,如此響了六次,一直到影片結束。
    「這是什麼?小范,卡車按喇叭?」
    「不是,這個聲音的波形比較碎,是由好幾個聲音組合在一起,間間斷斷的響,不是一個喇叭自己發出來的。」
    「那是很多計程車一起按喇叭囉…計程車司機火拼?」
    「有道理,不過之前都沒聽過這種消息,再想想看…我猜,是這個東西…」小范舉起手,食指做了一個按下的動作。
    「氣笛喇叭?…我知道了,這是在棒球場旁邊…棒球場正在比賽。」
     小范搖搖頭,說:「還是不對,你看影片裡的時鐘是指著十一點半,窗戶沒有光線透進來可見是晚上…晚上十一點半還有比賽嗎?」
    胖子搔了搔腦袋,苦惱地說:「那是…那是…我不知道…告訴我吧…」
    小范微笑道:「注意一下日期…民國九十三年三月二十日…」
    胖子猛地恍然,一拍桌子說道:「地方法院!」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