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4

    小范將報紙塞進紅色的垃圾桶內,蓋上蓋子,轉過身,只見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快速向他走來。那男子穿著深色的長褲,淺藍色的短袖襯衫,加上一條有點突兀的深紫色領帶,讓人覺得煩躁不安。

    小范一眼就斷定這男子便是他委託人的父親楊凌青,那雙眼睛和下巴和瑋岑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依小范的看法,這男人年輕時一定十分英俊,只是中年過後整個身材全垮了下來,加上前額禿光,減損了應有的風采;最令人害怕的是,楊老師的兩側嘴角是下垂的,那並非因為不悅而產生的表情,而是天生的面相,我們會說一個人「歹面相」,大概就是指這種長相。

    「楊老師是一個嚴肅、古板的人。」小范大概能了解這句話的意思了。

    「有什麼事嗎?這位先生。」小范雙手插在口袋裡,輕鬆地說。

    楊老師來到他面前,不大客氣的說:「你是什麼人?怎麼可以隨便進到學校來,你的證件給我看看。」

    「嘿,」小范冷笑一聲,「那你又是什麼人?說要檢查我的證件就可以檢查?我是來找校長的,跟你沒有關係,你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

    「媽的,我就是楊凌青,」楊老師的臉變得更兇惡了一點,他惡狠狠的說:「我就是你要查的那個人,剛剛警衛跟我說你是校董事會派來的?」

    「是吧!」小范聳了聳肩,反正他也沒啥好隱瞞的。

    「呸,校董事會?」楊老師說:「校董事會會真派人來查這件事還真有鬼,你這種話騙不了我的,你給我老實說,你是什麼身份?」

    小范可以想像有許多可愛的女學生就是在這種聲色俱厲的情況下被罵得潸然淚下,不過本人可是堂堂男子漢啊!他笑著說:「楊老師,我真的是董事會派來調查這件事的人員,敝姓江,我本來是想先做一些調查再連絡你的,所以沒先知會你,如果你是為這件事生氣的話,我道歉!」

    「你少給我嘻皮笑臉的,你根本不是什麼董事會派來的人,上個星期董事長還跟我通過電話,說他們決定讓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你以為你這樣騙得了誰?」

    小范心想:「至少我騙倒了校長。」他說:「楊老師,董事會上星期是怎麼決定的我不清楚,我之前都在美國幫他們管理不動產,這星期才回國;董事會這幾天發現外面的謠言有越傳越離譜的態勢,所以要我來做一些調查,好澄清這些謠言。」

    「哈哈哈,胡說八道,我在這學校待了十五年,比校長都待得久;校董會在美國的不動產是一向都是委託當地教會代為管理,不會找你這種油頭粉臉的小子來管,我看你要說謊說到什麼時候。」

    「我只能說,你也不是很懂校董事會的運作不過我不想跟你扯太多,你不相信我就算了,你可以等校董事會開會的時候找他們求證,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小范說。他心中想,聖光的校董事會每個月底開一次會,等你求證到發現我是假的,我也無所謂了。

    「范先生,我看你就不用再裝了,」楊老師拿出一張名片,在小范面前晃了晃,說:「這是我在我女兒桌上找到的,你就是這個『疑難雜症事務所主持人』吧?」

    小范微微一驚,的確不該把名片給那種小女孩的,看情況這樣扯下去也沒用,當下雙手一攤,說道:「好吧,楊老師,我認輸了,敝姓范,『疑難雜症事務所主持人』,只是在下混口飯吃的小小title而已。」

    楊老師上前一把揪住小范的領帶,兇狠的說:「給我聽好,你這個幹徵信社的,離我女兒遠一點,不要以為我發生這種事就可以賺我女兒錢,你們這種把戲我都知道,我最瞧不起你們這種吃下流飯的人渣!」

    小范聽了這些話倒還是不慍不火,他平緩地說:「楊先生,你這段話裡面有兩個錯誤,第一、我不是幹徵信社的,徵信社的確都只會一些偷拍、跟監的下流把戲,而我,『疑難雜症事務所』,是靠大腦吃飯的,我們接受顧客的委託,幫他們解決無解的問題,這是件高尚的工作,請你不要隨意貶低

    「胡說八道,」楊老師冷笑著說:「那你現在在幹什麼,還不是要像個小偷一樣偷偷摸摸地進來騙東西?你是進來拿那片光碟的吧?光碟呢?給我交出來」說著便要去搜小范的身。

    「楊老師,你冷靜一點,聽我說」小范左手輕輕劃個弧度便鎖住了楊老師的雙手,「楊老師,我是來幫你的,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光碟我沒有拿到,你要光碟還是去找校長吧。」說著手一鬆,楊老師踉蹌地往後倒退幾步,直到撞到牆壁才煞住。

    楊凌青滿臉通紅,憤怒地說:「你還想騙人,那光碟就在你身上,我不會讓你這種敗類得逞的」說著朝外面大聲地呼喊:「警衛、警衛!」

    小范現在實在很難相信這個歇斯底里的傢伙會是什麼很好的數學老師,不過整個情況對他實屬不利,大門口兩個警衛正越過操場向他們走來,到時候麻煩會更多。他現在的目標是盡速離開這所學校,待得越久,曝光的機會就越大。他對楊老師說:「楊老師,你不用那麼激動,光碟的確不在我身上,你要搜,給你搜就是了。」說著將西裝外套打開,輕鬆地站在那裡。

    楊老師見小范主動配合,不禁一臉疑惑,但仍然是湊上前去仔細地檢查了小范的所有口袋,連內袋、袖管都不放過,不過就是找到了一個皮夾、一本筆記本、一串鑰匙、一部手機、一枝鋼筆、還有一些零錢等無關緊要的東西,卻不見光碟蹤影。

    「楊老師,你該相信我了吧,光碟那種體積的東西我身上也不會有秘密的地方可以藏

    楊凌青將搜出來的東西塞回小范口袋裡,向後退了一步,一臉狐疑地打量著小范。小范又說:「我剛剛說你說的那段話有兩個錯誤的地方,第一點就是我不是徵信社的人,至於第二點我只是想告訴你,並不是我主動去接近令媛的,我沒有必要用這種方式拉生意,是令媛來找我幫忙的她找我是來幫你的忙,你實在是不應該懷疑我。」

    「是小岑去找你的?」楊老師用疑惑的口氣問道:「她找你幹什麼?」

    「楊先生,你有個好女兒,她請我澄清這件事的真相,以挽回你的名譽。所以我說我是來幫你的,和你站在同一邊。」

    楊老師聽小范這麼說,臉色突然平和了不少,他嘆了口氣,喃喃地說道:「唉,瑋岑這孩子

    此時只聽得樓梯上腳步聲響,兩名警衛已經衝了上來,問楊老師道:「老師,怎麼了嗎?這傢伙怎麼了嗎?」

    楊凌青擺了擺手,說:「沒事沒事,一場誤會而已,剛剛這位先生突然心臟不舒服,我才趕快叫你們來幫忙,不過他現在看起來沒事了,是吧,江先生?」

    小范微笑點頭道:「沒事了,剛剛一時喘不過氣而已不好意思,給大家添麻煩了。」

    小范發現,楊老師說謊的本事和他不相上下,兩個人竟能一搭一唱,搭配無間。

    等兩名警衛走遠。楊老師才緩緩開口說:「瑋岑什麼時候去找你的?」

   「對不起,基於職業道德,恕難奉告。」

   「那她付你多少錢也不能說囉?」

   「呵,這是商業機密,就更不能說了。」

   「好,好,」楊老師沉思了一會兒,這時他的情緒已經完全穩定下來了,看起來也睿智多了,他說:「小岑這孩子就是這樣,做什麼事都不顧前不顧後的唉,這件事我本來是都不提,看來她還是耐不住了不好意思,范先生,剛剛誤會你了,我以為你是那種下三濫的偵探,故意趁瑋岑心神不定的時候向她招攬生意,我跟你道歉。」

    「不,沒關係只是誤會罷了。」

    「其實這件事我應該要自己處理的,但我一直沒有勇氣去做我可以感覺到那孩子有不對勁的地方,但這種事情我實在唉!當父親都這樣吧!我也不會主動去跟她談,我這脾氣真是…范先生,你可以理解嗎?」楊老師在那兒自怨自艾,似乎有點沮喪。

    「嗯。」小范輕輕點了點頭,他已經洩露了太多資訊,此刻能少說一句便是一句。

    「你真的沒拿到光碟?」楊老師又問了一次。

    「沒有,校長不相信我,我也沒辦法。」

    「那你接下來

    「對不起,我說過了,無可奉告。」

    「這樣」楊老師摸了摸下巴,突然說道:「范先生,我不知道小岑和你之間的約定是什麼,看情況我對你也無能為力,不過我想雇用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雇用我?」這倒出乎小范意料之外,他略帶驚訝地說:「楊先生,我一向的原則是,只要不和我目前手頭上的工作有衝突,我沒理由和鈔票過不去不過我先聲明,我收費可能不低喔。」

    「你說得出我就付得起,要你幫我找出是誰幹這件事的,要付多少錢?」

    「二十萬。」小范輕描淡寫地說。

    「好,那就二十萬,我開支票給你。」楊老師說著,便從口袋中掏出一本支票本,開了張二十萬的支票,遞給小范。

    小范搖了搖頭,說:「楊先生,我一向是等事成之後才拿錢,到時候你可能還要負擔一些額外的解惑開支不過相反地,要是我一事無成,你就不用付半毛錢,現在你說你要我幫你查出做這件事惡搞你的人是誰?」

    「沒錯我要找出那個人來怎麼樣,你接不接受?」

    「我說過,我不會和錢過不去,這事我幹。」小范說。

    「很好,」楊老師重重地拍了小范的肩膀,笑著說:「范先生,多謝你的大力協助這事,我自己大概已經有點底了,班上幾個最可疑的學生,我會提出他們的資料給你參考看看,或是安排你以代課的身份直接到我們班上來你那麼帥,對付女學生很有用吧。」

    「哪裡話」小范聳聳肩,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空白的委託書以及一張名片遞給楊凌青,說:「那,楊先生,這張委託書就請你簽字吧這張是我的名片,可以連絡到我。」

老師接過名片,皺著眉看了半天,問道:你就只留一個『范』字?你貴姓大名呢?」

小范微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方便留下名字,你就稱我的姓就好了我想名字不過是個代號,只要我能把你把事情解決,我叫『水扁』或是『楚瑜』應該都沒有影響吧?」

楊凌青笑了笑,說:「你的確很特別。」說著在委託書上簽上名字,遞回給小范。

「謝謝你,先生,」小范將那委託書折好,放回口袋裡,「我會盡力處理好您所委託的事的那是否可以剛好請教一下,三月二十二號那天,也就是教學觀摩那天,您的那片教學VCD怎麼處理的?我是說,您都把它放在哪裡,是不是很容易被別人拿到?」

老師嘆了口大氣,說:「先生,這就是我最想不通的事我這個人一向很小心,像教學觀摩這麼重要的事情,我絕對不會把那片VCD亂放…我從頭講好了那片VCD的內容動畫是我委託以前一個學生的公司做的他們在前一天,也就是星期天把東西做好用FTP直接傳到我家裡的電腦,我晚上大概九點左右上完補習班的課之後回家,先把內容看了一遍很短啦五分鐘左右而已然後把一些地方自己修一下我以前大學也是寫程式寫很兇的我大概將一些地方改一下,然後就把它燒到空白光碟裡,那時候也十一點多了,我就直接上床睡覺,第二天一早起來才把光碟片拿出來裝好,放進我的公事包裡面,帶來學校。因為那片光碟是教學觀摩要用的,所以我就一直帶在身邊我想不通誰會有機會把我這片光碟掉包老師說著,手扶著下巴,低頭沉思。

「您所謂『帶在身邊』,是說貼身收藏嗎?還是說放在公事包裡?」

「喔,當然是在公事包裡啦但我公事包也都沒離開過我視線有啦,就一次我去上廁所,不過辦公室裡人那麼多,哪有機會?」

「的確是很有趣」小范扶了扶眼鏡,饒有趣味地說道。

便在此時,洪亮的鐘聲已緩緩響起,繚繞了整個校園。

    「對不起,范先生,我下一節還有課,我看暫時先這樣子吧,詳細情形我再連絡你我可以把學生資料直接寄給你,你那邊應該安全吧?」楊凌青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前額,簡單說道。

    「當然,平信或掛號都可以,當然是掛號安全得多你寫『范  收』,這樣我就可以收得到了。」

    「非常謝謝你,范先生,」楊凌青用力握了握小范的手,說:「還請你多多費心了,錢的方面絕對不是問題。」

    「當然,我數學不好,算錢這種事還比不上老師吧。」小范說。

    楊凌青笑了笑,轉身離去。

    小范繼續站在那兒,直到楊凌青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另一頭時,他才深深地呼了口氣。他轉過身,打開紅色的垃圾桶,塑膠CD盒被報紙包著塞在垃圾桶的角落。他將那盒子取出,拍去上頭的灰塵,挑了挑眉,咕噥地說:「早就知道會這樣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