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3

 

    星期四上午九點,一輛銀白色的Volvo停在聖光女中正門對街,小范坐在車內,仔細地觀察著這所天主教學校。校門是純白色的(他印象中好像沒有校門是其他顏色),上課時間大門的鐵柵欄緊緊關上,所有人員出入都必須經過警衛室前的小門;從在大門邊偶爾可以看到一兩個學生的身影,聖光的制服數十年不變,白衣紅裙,因為校風太保守,所以在男學生中並不受好評。

    小范打開筆記型電腦,喃喃地念著螢幕上的資料:「聖光女中,成立於民國五十一年,由懷恩仁愛修女會所創辦,創校宗旨在於普及女子教育,培養具『真、善、美』特質的優秀學生。目前有學生二千零一十四人,教師九十六人,校長是嚴若欽修女聖光女中以其嚴格、保守、純樸的校風著稱,吸引許多家長將女兒送來就讀,自民國八十年之後就一直都是高中聯招女生的第二志願,升學表現也十分亮眼,每年都會有考上各類組第一志願的學生真是私立貴族明星學校校董事會有董事二十一人,常務董事九人,董事長是王德恩修女這邊好像沒什麼重點

    小范又打開另一個視窗,繼續默唸道:「楊凌青,民國三十九年六月二日出生嗯,雙子座六十二年台北師範大學數學系畢業,退伍後先在省立高中任教,七十七年被挖角到聖光女中,一待就是十五年,期間曾拿過三次師鐸獎,兩度擔任奧林匹亞代表隊的指導老師嘖嘖,戰績輝煌據說他是拿聖光裡面的最高薪,月薪有十二萬,外面開了好幾個私人的補習班,一個月收入粗估有六十萬,一般的評價是:嚴格、認真、古板的老師,但教學方法具有啟發性,可以可以把孔子教成畢達哥拉斯?這是誰寫的評語?算了,這邊也沒太多重點,還是活動活動筋骨吧。」

    小范將電腦關上,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副細框眼鏡戴上,將領帶扶正,下車往對街校門口走去。

   「對不起,打擾一下,」小范來到警衛室的窗口,敲了敲玻璃窗。

   「什麼事?」警衛打開窗戶,裡頭的冷氣一下全湧了出來。

   「你好,我是校董會派來的,敝姓江,這是我的名片,我有事要找嚴校長。」

   「校董事會?」那警衛狐疑地看著名片,上面印的名字是江文拯,「校長沒通知我說校董事會有要派人來

   「這是常董們臨時決定的,校長也不知道。我來是為了一件緊急事件楊老師的事,你知道吧?」

   「喔,喔我跟校長說一聲,你等一下」那警衛神色有點慌亂,他快速地拿起身旁的電話,按下按鍵,「王秘書嗎?這邊有一位校董事會派來的江先生說要見校長好像是為了為了楊老師的事校長有空嗎?嗯好的好,我帶他上去」他掛掉電話,抬起頭,對小范說:「江先生,校長說她可以見你,我帶你進去吧。」

    小范微笑地說:「麻煩你了。」

    聖光女中內部並不大,大概就是三四棟密集的教室大樓加一座小型的操場,小范經過操場的時候有一群女學生在打排球,看到小范都不禁回過頭來,對著他指指點點的說:「那是誰好帥耶?是不是模特兒啊?新老師嗎?」

    小范給了她們淺淺的一笑。

    校長室在行政大樓二樓的正中央,那警衛領著小范來到門口,一名中年的女秘書接他進去,輕聲說:「校長已經在裡面了。」

    小范向她點頭致意,他並沒有多花時間在他覺得套不出消息又沒有魅力的女人身上。他直接走入校長辦公室。

    那是一間修女的辦公室,用「環堵蕭然」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整個室內除了校長座位後一座聖母像之外沒有其他飾品。房間旁一座落地書架,上頭擺滿了書籍,中間一張簡單的木質辦公桌,桌上一具電話,一台電腦,紙、筆、水杯等等,一切都是那麼的簡單。嚴若欽校長正笑吟吟地坐在一張木質硬椅上。

    單聽「嚴若欽校長」這幾個字,會讓人覺得這個名字的主人應該是一位削瘦、嚴肅、不近人情的修女;但實際上,眼前的嚴校長大概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婦人,圓圓的臉蛋上掛著和藹的笑容,就像那種寵孫子的阿媽,你跟他要求什麼都不會拒絕一樣。

    「平安,江先生,這邊請坐。」嚴校長笑咪咪地站起身來,溫和地說。

    「謝謝。」小范拉了張木椅坐下。

    「江先生,我想客套話就不必多說了你這次來,是為了?」

    「是的,就是為了那件事,我們學校一向是以優良的校風而聞名,現在發生這樣一件醜聞,校董事會決定要親自處理。」

    「江先生,我不認為這件事可以稱為醜聞,青春期的學生性格本來就比較不穩定,再加上楊老師管教一向就比較嚴格,所以會有這樣的報復手段,我是可以理解的,你稱這件事是『醜聞』,是很不尊重學生的做法,我想你應該不是搞教育的吧?」嚴校長臉上仍是掛著笑容,但口氣卻十分正經,就像在對一個犯了錯的人講道一般。

    「或許學生惡作劇我們還可以接受,但若老師本身在生活上有不軌的情形發生,應該怎麼處理呢?」

   「不軌?」嚴校長搖了搖頭,「江先生,我們雖然是天主教學校,但並沒有強迫所有學生或教師都要信仰天主教,而且我也無法去干涉每個人的私生活,雖然那種東西在我們看來是有罪的,但我並不認為,楊老師私下持有色情的光碟,可以稱為『不軌』。」

    小范向前微傾,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心想:「校長永遠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這句話從我中學用到現在,還是一樣管用。」他搖了搖頭,說:「校長,校董事會那邊知道的沒那麼簡單,我們聽到謠言,說那VCD裡的男子其實就是楊老師,但那女子卻非師母,而是一個較年輕的的女人,這應該可以稱為『不軌』吧?如果真有這種情形,我們還允許楊老師留在我們學校嗎?」

    「喔,是嗎,謠言?」嚴校長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有點奸詐,「江先生,校董事會是如何聽到這個謠言的?」

    小范察覺了嚴校長表情的變化,但他一時之間還不能意會到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只得硬著頭皮說道:「是有部分學生家長向某幾位校董反映的,有好幾位當天出席觀摩的老師也這樣說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嚴校長搖了搖頭,說道:「江先生,我不是一個會逃避責任的人,這件事對本校的名譽來說確實有一定的傷害,而我身為校長,也應該要負一定的責任,但我沒有逃避;我在事情發生的那天就馬上撥電話給董事長,將所有事情向她報告了一遍,包括學生惡作劇的可能、包括可能是楊老師自己的失誤、也包括楊老師有婚外情的可能……最後,我和董事長都覺得還是學生惡作劇的可能比較大,她說她會招開常務董事會,好好討論一下這件事那現在,我要請問你,江先生,既然我都已經對校董事會坦白說明了,為什麼你還會說,校董事會所聽到的是『謠言』呢?」說著身體一樣向前微傾,雙眼緊盯著小范。

    「這老太婆竟然誑我!」

    在短短的那一剎那,小范差點就要認栽了,他必須承認他是受到了這張和藹臉蛋的矇騙,完全沒察覺到那「無知」表面下的陷阱,顯然這校長一開始就懷疑他這個「校董事會特派員」的身份,因此設計了一個陷阱要他自曝破綻。

    「校董事會最不滿意的就是這裡,」嘿,小范畢竟是專業人士,這種關卡還難不了他,他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校董事會上星期接到您的通知,本來是覺得這一切就交給您處理就好,但到今天已經一個星期了,董事們都還反映說有聽到很多謠言,甚至有傳說那VCD是楊老師和校內女學生搞師生戀的自拍片,結果因為楊老師不肯負責所以那女生就故意這麼做報復他,您知道這對校譽有多大的損害嗎?」

    嚴校長一愣,將信將疑地問道:「真有這麼嚴重?究竟是誰傳的?真是太沒道德了!怎麼會這樣離譜?」

    小范繼續說:「董事長本來以為校長您可以馬上處理好這件事的,她原先是希望妳能快點把惡作劇的學生給找出來,這樣一切就可以馬上平息,但您顯然沒有這麼做,反而是當做一切沒發生過一樣您這種姑息的態度是一個校長應該有的嗎?妳知道這樣對學校傷害有多大嗎?」

    小范每說一句,嚴校長臉色就難看一分,她結結巴巴地辯解道:「我本來是想等學生們情緒安定一點之後在來處理這件事,如果我硬是要說這是她們惡作劇,怕會傷害她們的感情啊!」

    小范心想:「天下哪來這麼貼心的校長?」不過內心雖是這樣想,嘴上倒是不能放鬆,小范又說:「好了,現在事情都過一個星期了,有眉目了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校方也完全不出來解釋,任憑一個曖昧的事實隨謠言越傳越離譜,現在是三月,再這樣下去會影響到我們下學期的招生的,妳要看聖光敗在妳手上嗎?校長。」

    嚴校長額上冷汗涔涔滲出,小范看得出她已經慌了手腳,她顫聲問道:「那那校董事會那邊決定怎麼辦?」

小范雙手一攤,說:「這就是我來的目的。我之前都在美國幫董事會管理一些不動產,這個星期才剛回台灣,董事長說我比較沒有利害關係,所以要我來處理這件事,我們希望可以趕快把真相查出來,由校方對外澄清,這樣對學校好,對老師也比較好。」

嚴校長掏出手帕,擦了擦額上的汗水,點頭說道:「這的確是比較好的做法,之前我實在是太消極了,不知道情況會變成這樣那江先生,你需要我給你什麼協助嗎?如果要查出惡作劇的學生,我想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

「這我了解,」小范微笑著,事情又回復到他本來的節奏,他輕快地說:「我想我們會先從目前我們可以掌握的開始,會讓情況比較容易一點。」

「我們可以掌握的?」

「那片光碟。那片光碟,應該還收在您這邊吧?」

嚴校長點點頭,從書桌抽屜中拿出個裝有光碟的盒子放在桌上。那盒子是空白的,裡頭的光碟也是空白光碟的外表,看不到有任何的標識。

「我想我還是先從這片光碟著手吧,或許我可以查到這片光碟的來源,或是直接證明光碟中的男主角不是老師,那這樣我們也不必去找到惡作劇的學生,一切就可以解決了。」

嚴校長點了點頭,說:「這的確是個好方法,我一直就是擔心我們要找出那個惡作劇的學生,那樣一定會弄得雞飛狗跳,把師生感情都搞壞,而且學測也快到了,我擔心三年級的學生會受影響。」

小范拿過那張光碟,說:「我能體會校長您的用心,您大可放心,我會盡量在不干擾學生的情況下澄清真相的這件事雖然棘手,但我想我應付的來。」

    嚴校長又露出那張和藹的校臉,不過這次笑裡沒有藏什麼了,顯然她已是對小范百分之百的相信。她說:「我相信你,江先生,董事會會特別派你來一定是你有過人的本事我相信你,江先生,你一定夠挽救我們學校的聲譽的。」
   
小范站起身,說:「校長你過獎了,我也不過就是吃飽撐著,比一般人多一點閒功夫來處理這種事而已嗯,對了,順道問一下,楊老師最近人怎麼樣?」

    嚴校長也站起了身,說:「那件事後,楊老師有親自跟我解釋情況,他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應該還是學生惡作劇的可能性比較大,不過他說他帶的學生都很乖,想不出有什麼人會做這樣的事之後我就先給了他五天的假,讓他休息一下,這星期才又開始上課,我可以看得出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吧!畢竟是資深老師了,他這十幾年教下來也沒出過什麼差錯,這次在這樣重要的場合唉,雖然我不願這樣說,但那個學生實在太過份了。」

    小范點點頭,說:「校長,我想校董事會介入調查這件事還請您暫時先保密,也不要讓楊老師知道,以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風波,必要的時候我會請您幫我約談相關人士。」

    「這我了解,麻煩你了。」嚴校長說著,伸出右手。

    「哪裡,份內事而已。」小范笑了笑,與嚴校長禮貌地握過手後,帶著光碟轉身離開校長室。

 

    「呼!」小范拂了拂肩膀,深深地吸了口女校的空氣。外頭陽光燦爛,草木翠綠,年輕的女孩們活力旺盛地在校園中跑來跑去,好一片美景!小范一手扶著走廊的外牆,一邊愉悅地想著。

    校長室在行政大樓二樓的正中央,下樓的樓梯卻是在大樓的兩側,小范沿著走廊踩著輕鬆的步伐,向樓梯口走去。樓梯口前擺了一紅一藍兩個垃圾桶,某張報紙的一角從藍色垃圾桶蓋子下稍稍突了出來。

    小范搖了搖頭,將那張報紙抽出來,打開紅色的垃圾桶,碎碎唸道:「這些老師整天要學生做垃圾分類,結果還不是自己做得最差。」

    「那邊那個傢伙,你給我站住。」一個暴躁的聲音從小范身後響起。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