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2

    「我叫楊瑋岑,十六歲,現在就讀聖光女中二年級。聖光你們知道吧,是所私立的教會學校應該也算是名校吧,這幾年在高中聯考裡面都是女生的第二志願;我們學校有國中部和高中部,國中部有十班,高中部有六班,大概有兩千多人,我自己是從國中部直升上來的,而我爸爸現在是高中部的數學老師。

    「我爸爸叫楊凌青,他在聖光教書教了十五年,在私立學校裡算是很難得吧,他現在算是聖光元老級的老師,所以薪水滿高的,加上他又有在外面開補習班,算是補教界名師,所以我們家還滿有錢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戶頭裡動不動就有十幾萬的原因。我媽媽以前也是聖光的老師,生了我以後就辭職當家庭主婦我還有一個弟弟,現在念國二。

    「今天我會來麻煩你,主要是關於我爸爸我爸爸是一個滿嚴肅古板的人,對我是這樣,在學校更是這樣。我們私校一向不敢隨便把學生成績打不及格,偏偏就我爸不買學校的帳,他教的班每年都有很多人需要補考,而且他對女學生完全不會心軟,雖然還不至於用體罰,但罵起來一點都不假辭色我們同學都說,要是被楊老師教過但沒有被罵哭過的,大概就可以去念軍校了。不過我爸爸對學生雖然很嚴,但他教得好是全體公認的,所以他在外面開補習班幾乎都是場場爆滿,在學校裡,也有很多家長關說想要把女兒送到我爸爸的班上

    「那妳是令尊班上的嗎?」小范問。

    「喔,當然不是,被自己的爸爸教不大好吧,而且我爸爸一向是帶自然組的數學,我是念社會組的。」

    「嗯,請繼續。」

    「我大概要說到事情的重點了上星期一,三月二十二日,我爸那班舉行全市的教學觀摩。教學觀摩在老師之間是一年一度的大事,由教育局主辦,每一科選一個老師當觀摩對象,然後每個學校會派出一到三名老師出席觀摩,教育局的官員也都會出席因為每科只選一個老師,所以競爭很激烈,大部分都是由一中或女中的老師被選中擔任觀摩對象,只有數學科,連續三年都是由我爸爸勝出這當然是一件很不簡單的事,我爸爸本身覺得很光榮,學校也很重視這件事,特別清出了視聽教室供教學觀摩使用用視聽教室當觀摩場地,一來當然是因為一般教室太小,容納不下那麼多老師,二來是因為我爸爸自己編有影音的數學教材,他會把一些比較抽象的數學概念用動畫表現出來,教學效果一直都很好,視聽教室才有大銀幕的投影設備,所以會用那間教室。

    「那天情況很熱烈我先強調,以下都是聽說的,因為教學觀摩的同時我們也在上課,所以我不可能去看我爸爸上課,我所知道的都是聽人家講的,雖然大部分的人不好意思直接跟我提這件事,畢竟那是我爸爸,但我從很多耳語流言中也知道整個事情的大概。

    「教學觀摩是下午第三、四節課,也就是三點十分到五點,甲班就是我爸帶的那班很早就乖乖進入視聽教室坐好,其他各校老師也在上課鐘響的時候紛紛進入教室,最後是我爸爸帶著他的講義,還有教學光碟,走上講臺。我說過了,我爸是那種很嚴肅古板的人,所以他也沒講什麼場面話,一開始就猛抄板書,那堂課教的好像是空間向量吧,他畫了好幾個三維的座標圖,然後就開始滔滔不絕的上課,臺下的學生和老師都猛抄筆記,整個課堂就像我朋友說的:『隨便放個屁就會見笑死』的那種超嚴肅氣氛。

    「我爸爸大概講了二十幾分鐘,稍稍停了一下,等學生筆記都抄得差不多了,他請在一邊的工友幫他打開放映機,然後從塑膠盒中拿出教學光碟,放入機器裡,按下PLAY的按鈕;學生和觀摩的老師們當然都是先鬆了一口氣,紛紛把筆放下,有幾個人還在下面偷偷聊天

    「真正出問題的就是在這裡,當工友把前排的電燈關掉,白色的布幕上出現畫面時,竟然是竟然是」瑋岑講到這邊突然漲紅了臉,咬了咬下唇。

    小范與胖子對看一眼,一頭霧水地問道:「是什麼?」

    「是是那種東西

    「哪種東西?」

    「就是一個男的和一個女的在做那件事情」瑋岑羞紅了臉,咬著牙說出最後幾個字。

    小范和胖子又對看一眼,小范點了點頭說道:「那是A片囉?」

    「好像也不是…A片,是是那種偷拍的東西

    「針孔攝影機?」

    「我朋友說好像是那樣我自己沒看過啦我不知道有什麼不一樣」瑋岑臉蛋兒還是紅通通的,只是說話不會那麼尷尬了。

    「這情況倒挺尷尬的,」小范笑了笑,「在這樣的場合把自己的『珍藏品』給播出來,令尊也太大意了吧或者是,學生的惡作劇?這種偷拍的片子到處都可以買得到

    「據我在場的朋友說,好像沒有那麼單純,」瑋岑逐漸恢復了平靜,臉色也比較正常了,她說:「我爸一看到那畫面,也是先嚇了一大跳,趕快跑回去要把放映機關掉,但他自己不懂操作,就在那邊弄了老半天,還按到快轉,後來工友過來,他又跟工友搶著操作機器,他那脾氣就是這樣,結果鬧了快一分多鐘,才把機器關掉。」瑋岑喘了口氣,「這一分多鐘可是讓結果差了很多據我甲班的同學說,那畫面剛播出來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尷尬的不得了,她們原本也都以為是我爸搞錯了,每個人都低下頭不好意思看,但過了一會兒,就有人低聲交談說:『那男的好像是楊老師』、『是嗎?看起來不像啊嘖,這角度又有點像,太模糊了』、『但那女的不是師母啊,太年輕了吧』、『那不是楊老師啦,楊老師肚子沒那麼大』、『可是我覺得有點像啊,看不到臉』等等之類的,反正就是:畫面裡那個男的看起來像我爸爸。」

小范臉上揚起光采,似乎開始對這事情感到興趣,他問道:「妳的同學們都這樣認為嗎?」

「我說過,她們其實不大好意思看,她們說這些話都是從後面那些觀摩老師那邊傳來的不過後來幾個女生還是好奇抬頭看了一下,她們說,那畫面很模糊,看不清楚,不過單從身形還有髮形看,好像真有點像我爸爸只是,呵,她們說她們也沒看過我爸爸脫光光的樣子,怎麼能分辨出來

「嗯,那畫面中那個女的呢?是令堂嗎?」

「絕對不是!」瑋岑態度變得十分肯定,「我問過好幾個人,她們都給我一樣的答案,畫面裡那個女的是留長直髮,腿長腰細,和我媽媽是燙捲的頭髮,中年發福的體型完全不一樣其實這才是問題的所在

「你是懷疑你父親外遇?」小范問道。

「嗯,」瑋岑點了點頭,眼眶突然紅了起來,「其實我不該這麼想的,我爸爸雖然嚴肅,就算對家人也不茍言笑,不過他真的是個好爸爸、好丈夫,他每天除了教書就是回家,平常在家裡就是看看電視,看看報紙,偶爾幫忙做點家事,然後指導我和我弟弟的功課,放假日也會帶全家一起出去玩反正他就是那種不菸不酒不賭,也沒什麼損友,一切都很正常的中年男人,我媽媽很愛他,我和我弟弟也都愛他,外面學校的同事學生也都尊敬他,好像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只是」瑋岑說到這兒,聲音突然哽咽,難以自己。

「只是現在人言可畏,妳覺得感情上受到很大的傷害,甚至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爸爸?」小范挺直了身子,遞了張面紙給這楚楚可憐的女孩。

「嗯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我爸爸絕對不會做這種事,但但是我身邊的人都在傳,而且越傳越誇張,你也知道女生就是這樣還有人信誓旦旦說她看過有個年輕的女孩挽著老師的手在逛新光三越,不過後來發現其實那女孩就是我,我爸偶爾也會陪我去逛街的不過你從這邊就可以知道,我身邊的謠言有多恐怖,恐怖到我現在沒有辦法去面對我爸爸,有一片烏雲一直籠罩在我心上你能瞭解這種感覺嗎?」

「妳要雇用我幫妳除去那片烏雲?」。

「是的,我希望你能查出真相,確確實實的真相我不要我爸爸在那邊被當成人家茶餘飯後的聊天話題,我也不要活在半信半疑的世界裡。」

「嗯」小范站起身,取過茶壺,替瑋岑和自己將茶斟滿,胖子從旁邊拿出一個紙杯,放在自己面前,對小范使了幾個眼色,小范裝做沒看見,把茶壺直接放在胖子面前,說道:「那令尊有對這件事表示什麼意見嗎?」

「他說是學生的惡作劇。」

「有人相信他嗎?」

「當然有啊,」瑋岑有點詫異地說,「大部份的人都相信啊,那天一發生這件事教學觀摩就立刻終止,教務主任和校長馬上過來處理整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他們是相信我爸爸還是那種老師的觀點使然,反正他們一下就認定是學生的惡作劇畢竟我爸爸太嚴格,一些女生可能會想要惡整他。他們決定先把這件事情給壓下來,聽說他們後來就把觀摩的老師全部找了去,把校方的觀點說了一遍,然後希望這些老師可以幫忙保密,聽說他們也都同意了等觀摩的老師都走了之後,他們才開始處理學生,一開始就是要惡作劇的同學自首,不過當然沒有人會認帳,後來校長也沒辦法,只好告誡大家不要把這件事張揚出去,要好好尊重老師的人格等等不過你也知道,這種事要女生不講是很難的,沒過幾天,不止我們學校,連補習班裡面都出現了很多嘰嘰喳喳的雜音,弄得我爸爸很困擾

「那令堂呢?她怎麼看這件事?」

「我媽是那種很舊式的女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完全相信我爸爸的話,也只是覺得那惡作劇的學生太過份了一點。」

「呃,這麼說,只有妳不相信了?」

「不能這樣說,我也是逼自己去相信VCD裡的那個男的不是我爸爸,我爸爸一定沒有外遇,可是總是會懷疑,我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先生,我是魔羯座的個性,要的就是腳踏實地的感覺,這種半信半疑的感覺讓我沒有辦法面對我父親而且,這件事持續曖昧不明,對我爸的傷害一樣很大,很多學生都把他當笑話,不再像以前那麼尊敬他;我可以看得出我爸爸這一星期來突然憔悴很多,他當老師那麼多年,不應該是這樣的啊」瑋岑的眼眶又紅了起來,梨花帶雨,著實令人心疼。

    「我不知道,楊小姐

    「叫我瑋岑就好了吧我還不習慣人家稱呼我小姐

    「好吧,瑋岑,我做這行的目的是為人尋找真相,不過後來我發現,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真相存在,所謂的真相不過是繫諸於大多數人的相信與否,只要大多數的人都相信這一回事,那這件事就變成真的了

    「我同意你說的,」瑋岑突然打斷小范的話,「你是要告訴我,既然學校和家庭都相信那是學�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