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超輕鬆幽默推理:請勿挖掘

路那 著


  《請勿挖掘》是冷言正式出版的第二部作品。相較於前一本《上帝禁區》的嚴肅悲劇基調,讀者會發現《請勿挖掘》在調性上差了十萬八千里--如果說《上帝禁區》是家庭倫理大悲劇,那麼《請勿挖掘》便是帶點黑色幽默的輕鬆喜劇。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的好也要寫的巧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入圍短評

林斯諺

這一次入圍決選的四篇推理作品各有千秋,以下將分篇作一簡單推介。這四篇作品已於今日(3/25明日工作室出版,於全家便利商店陳設販賣,有興趣的讀者請密切注意出版消息。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股淡淡的憂傷,所以《下雪了》

冷言 著

如果把下雪了這本書交給出版社當作時下的純愛小說來包裝銷售,應該會有亮眼的成績。正因為這樣,更令人欽佩作者自費將本書以推理小說來包裝出版的決心。自費出版的辛苦,是曾經走過這條路的人才能夠了解。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雪了》出版手記

Tim 著

本書於3/1由白象文化出版。

三年前我開始寫小說的時候,根本沒想過會出書。就像我在ptt推理板上說的,這篇小說,一開始是要寫短篇,參加大前年的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可是寫著寫著,發現短篇不適合,而且自己的功力也不夠。怎麼辦咧?為了把故事說得生動,我去國圖找了「小說技巧」等等的書來參考;為了學中文(兼學說故事),我把磚頭書紅樓夢也搬出來看(副作用:一些對話不自覺都寫得太古典了)。就這樣,大四那年,同學不是在實習,就是在準備研究所,準備出國唸書,就我一個人,沒想到未來,吃飽飯就坐在電腦螢幕前面,有靈感就寫,沒靈感就著急、就發呆,看得我媽在旁邊也心急起來了。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布~仔日記系列

冷言 著

後記

  下筆寫這篇後記的時候,發現實在很難替這篇文章定位。一方面布~仔日記〉已經有三篇作品,我不知道要寫哪一篇的後記。另一方面〈布~仔日記〉目前為止都是字數三千多字的極短篇,怕一不小心後記字數就超過小說本身。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布~仔日記-無頭屍體

冷言 著

        一陣風迎面吹來,是連兔子也無法抵擋的涼爽。記得在母親腹中的時候,我腦中彷彿還留著遠古祖先的記憶。那是一個兔子能夠在廣闊大地盡情奔跑的世界。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青草的味道,風會輕輕拂過身上綿密的毛。涼爽的風喚起了我這段遠古的記憶。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布~仔日記-無頭屍體

冷言 著

      我站在大同寶寶面前努力回想整個過程。當然,推打花仔一頓是免不了的。


      這個大同寶寶是我室友買冰箱送的,一直放在我家(也就是兔籠子)旁邊。平時我沒太注意它,不過從大同牌直立式冰箱中死裡逃生後,我以後每看到它一次就會揍它一次。 

      沒錯,我又活過來了!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布~仔日記-無頭屍體

冷言 著

      我對著眼前的屍體哈了一口氣。 

      白色的煙霧撲到屍體上,沿著屍體表面爬行,然後消失。我一再重複這個行為,不過似乎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終於,我連哈氣的力量也即將要失去,不久後就會像眼前這具屍體一樣。我想我比這具屍體強的一點,大概就是至少我能夠以最帥氣的姿態離開這個世界吧!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一班慢車

李柏青 著

後記

    這篇小說發表於200612月號的推理雜誌,也是近期內我最後一篇刊載在推理雜誌的作品,由於舊作已經用盡,新作又生不出來,暫時得消失一下,在此要感謝推雜的編輯給我這樣的發表機會,讓我可以和更多朋友分享我的一些想法。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最後一班慢車

李柏青 著

7

    那男人抽了口菸,轉頭看著我驚訝的臉,他笑了笑,嘴中的金牙射出一道金光,他認出我了?不,他沒有。他繼續說:「我不知道你的故事是怎麼樣,但你聽到這裡,難道你還會說你是最悲慘的?你還會說你的困難沒辦法克服?我那種處境都走過來了,何況是你?你也應該清醒,天底下沒有不能解決的事情。」

    我望著他全身珠光寶氣,心中感到一絲妒嫉,我問:「那那你是怎麼走過來的?靠菩薩嗎?」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一班慢車

李柏青 著

6

「我不知道你遇到的困難是什麼,」那男人吐了口煙霧,說:「但我相信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遇到的不會比我還要嚴重。」

「家破人亡,」我將頭向後仰,半顆腦袋倚在窗外,對面若有列車過來,該把我得腦袋撞成粉碎,「我什麼都沒有了,還能說什麼?」

小文失蹤當晚,我打通電話回母親家,但始終無人接聽,我慌忙招計程車趕回去,卻見到母親面色蒼白地躺在床上,氣若游絲。半夜,母親過世在醫院裡,死因是高血壓引起的心臟衰竭。

我在一晚之間,痛失愛子,痛失慈母。接踵而來的噩耗,幾乎令我崩潰。

我勉強支撐住自己的身體,努力尋找小文的下落,但秋予卻無法承受,她的憂鬱症變本加厲,她丟掉所有的藥物,將自己鎖在房內,鎮日看著小文的相片發呆;三個月後,她在房中用絲襪上吊。

嘿,家破人亡。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