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5

    疑難雜症事務所裡,小范從櫃子裡搬出一臺笨重的機器,七手八腳地將它安裝在電視旁,接上電源,轉開開關,將那張辛苦取得的VCD光碟放進機器的讀取槽裡。
    胖子在旁也不閒著,他先以極快的速度吃完了兩根紅豆冰棒,接著又灌下一罐黑松沙士,然後去隔壁房間搬了張柔軟的躺椅擺在電視機前,最後又從茶几上拿了一盒面紙來備用。
    「你那台鬼東西可以幹嘛?」胖子攤在躺椅上,懶散地問道。
    「影像重組、去除雜訊、高倍數放大、影像細節分析…」小范也拉了一張椅子來坐下,繼續調整著螢幕,「…大概你能想得到的都有,二千年德國最新產品,不會輸給刑事局。」
    「多少錢?」
    「你賺一輩子都買不起…好了,來看看這個把一堆神聖老師搞得雞飛狗跳的片子吧。」小范說著,按下PLAY鍵,電視螢幕出現了幾道雜訊,接著出現了影像。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4

    小范將報紙塞進紅色的垃圾桶內,蓋上蓋子,轉過身,只見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快速向他走來。那男子穿著深色的長褲,淺藍色的短袖襯衫,加上一條有點突兀的深紫色領帶,讓人覺得煩躁不安。

    小范一眼就斷定這男子便是他委託人的父親楊凌青,那雙眼睛和下巴和瑋岑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依小范的看法,這男人年輕時一定十分英俊,只是中年過後整個身材全垮了下來,加上前額禿光,減損了應有的風采;最令人害怕的是,楊老師的兩側嘴角是下垂的,那並非因為不悅而產生的表情,而是天生的面相,我們會說一個人「歹面相」,大概就是指這種長相。

    「楊老師是一個嚴肅、古板的人。」小范大概能了解這句話的意思了。

    「有什麼事嗎?這位先生。」小范雙手插在口袋裡,輕鬆地說。

    楊老師來到他面前,不大客氣的說:「你是什麼人?怎麼可以隨便進到學校來,你的證件給我看看。」

    「嘿,」小范冷笑一聲,「那你又是什麼人?說要檢查我的證件就可以檢查?我是來找校長的,跟你沒有關係,你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

    「媽的,我就是楊凌青,」楊老師的臉變得更兇惡了一點,他惡狠狠的說:「我就是你要查的那個人,剛剛警衛跟我說你是校董事會派來的?」

    「是吧!」小范聳了聳肩,反正他也沒啥好隱瞞的。

    「呸,校董事會?」楊老師說:「校董事會會真派人來查這件事還真有鬼,你這種話騙不了我的,你給我老實說,你是什麼身份?」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3

 

    星期四上午九點,一輛銀白色的Volvo停在聖光女中正門對街,小范坐在車內,仔細地觀察著這所天主教學校。校門是純白色的(他印象中好像沒有校門是其他顏色),上課時間大門的鐵柵欄緊緊關上,所有人員出入都必須經過警衛室前的小門;從在大門邊偶爾可以看到一兩個學生的身影,聖光的制服數十年不變,白衣紅裙,因為校風太保守,所以在男學生中並不受好評。

    小范打開筆記型電腦,喃喃地念著螢幕上的資料:「聖光女中,成立於民國五十一年,由懷恩仁愛修女會所創辦,創校宗旨在於普及女子教育,培養具『真、善、美』特質的優秀學生。目前有學生二千零一十四人,教師九十六人,校長是嚴若欽修女聖光女中以其嚴格、保守、純樸的校風著稱,吸引許多家長將女兒送來就讀,自民國八十年之後就一直都是高中聯招女生的第二志願,升學表現也十分亮眼,每年都會有考上各類組第一志願的學生真是私立貴族明星學校校董事會有董事二十一人,常務董事九人,董事長是王德恩修女這邊好像沒什麼重點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2

    「我叫楊瑋岑,十六歲,現在就讀聖光女中二年級。聖光你們知道吧,是所私立的教會學校應該也算是名校吧,這幾年在高中聯考裡面都是女生的第二志願;我們學校有國中部和高中部,國中部有十班,高中部有六班,大概有兩千多人,我自己是從國中部直升上來的,而我爸爸現在是高中部的數學老師。

    「我爸爸叫楊凌青,他在聖光教書教了十五年,在私立學校裡算是很難得吧,他現在算是聖光元老級的老師,所以薪水滿高的,加上他又有在外面開補習班,算是補教界名師,所以我們家還滿有錢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戶頭裡動不動就有十幾萬的原因。我媽媽以前也是聖光的老師,生了我以後就辭職當家庭主婦我還有一個弟弟,現在念國二。

    「今天我會來麻煩你,主要是關於我爸爸我爸爸是一個滿嚴肅古板的人,對我是這樣,在學校更是這樣。我們私校一向不敢隨便把學生成績打不及格,偏偏就我爸不買學校的帳,他教的班每年都有很多人需要補考,而且他對女學生完全不會心軟,雖然還不至於用體罰,但罵起來一點都不假辭色我們同學都說,要是被楊老師教過但沒有被罵哭過的,大概就可以去念軍校了。不過我爸爸對學生雖然很嚴,但他教得好是全體公認的,所以他在外面開補習班幾乎都是場場爆滿,在學校裡,也有很多家長關說想要把女兒送到我爸爸的班上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1

    小范為自己斟上一杯鐵觀音,走到窗邊,將百葉窗撥開一個縫隙,雨後初晴的暖陽灑在整齊的行道樹上,翠綠的葉面顯得格外亮眼。他笑了笑,將茶水一飲而盡,轉身看著牆上掛著的一幅字帖,泛黃的紙上書著「解惑」兩個大字,筆劃蒼健,字意悠遠,即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乃上乘書法作品,下頭落款是:大賢良師。

    呼!愜意的午後,茗茶、陽光還有一個美麗的影子,小范站在等身鏡前,點起一支菸,自戀地望著鏡中的自己。

    「吱

    幾聲巨響,令小范不得不皺起眉頭。是的,這本該是個愜意的下午除了那傢伙以外。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六、共犯的理由

「他們是怎麼讓死者把頭伸出廁所隔間上面的空間啊?」梁羽冰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在眼前閃動。桌上的牛排蒸騰著熱氣,在兩人之間縈繞成一層白幕。

「這個啊……問口供的時候他們沒說嗎?」葉正華因為很少單獨和女孩子一起吃飯,眼睛直盯著白色磁盤上的牛排,兩手笨拙地切著牛肉。

「我先溜了,所以沒聽到。我想說你應該知道。」

「我是有個想法啦,不過……」葉正華手一滑,一塊切好的牛肉掉到盤子外面。「妳先說他們為什麼要殺害洪家達。」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五、真相

葉正華把濃稠的石膏小心翼翼地倒進牙模中,仔細地挑掉浮上表面的小氣泡。他剛結束口腔外科的實習,現在到補綴科繼續他的牙科實習生活。今天是假日,照理說葉正華是應該要在家裡休息,但是他才剛幫一位病患印完牙模。

這是印第五次的模,之前的都失敗了。

正華因為回醫院拿一些東西,被同樣是實習醫師的同學拜託幫忙印個模型,所以才會在假日的這個時間裡留在醫院灌製石膏模型。

「你現在先不要說話,把嘴巴張到最大然後舌頭伸出來。」葉正華回想起剛剛對病患的談話,「舌頭要伸出來,只要一分鐘就好了,你要忍耐一下。」

那是一位口腔癌的病患,下顎骨因為癌細胞的侵犯而被切除了一半。

當時病患很努力地把剩下一半的下巴張大,但是他的下巴早就因為沒有骨頭的支撐而漸漸萎縮,舌頭也因為手術的關係而被縫合在靠近嘴唇的地方。所以即使他已經很努力了,嘴巴依舊是像沒張開之前的大小。嘴巴張大、舌頭伸出來對這樣的病患而言,即使只有一分鐘也是個相當困難的動作啊!

葉正華把倒好的石膏模型擺在架子上,這是印了五次才成功的模型,所以他很小心地擺放。他現在的心情與其說是沮喪,倒不如說是一種無力感,這是他開始實習以來經常會出現的一種新情緒。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四、張大嘴巴、伸出舌頭

魯英男組長和張敏捷兩人現在的位置是在命案發現者所在的教室,也就是幾個相約要去登山的學生們講校園鬼故事的地方。

「從這裡確實可以透過窗戶看到隔壁棟男廁的氣窗。」魯組長說。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頭部的話,應該就是用我們說的那個方法吧。」張敏捷說。

「扣!扣!」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

「老大,我可以進來嗎。」梁羽冰說。

「我交代妳的事都完成了嗎?」魯組長說。

「完、完成了。」梁羽冰戰戰兢兢地回答,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好像剛剛撒了個謊的感覺。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三、嫌犯們的證言

《楊淳琛》

「他是個缺乏想像力的人。」坐在梁羽冰對面的這個女生說。

雖然現在是炎熱的夏天,但因為時間還是早晨,而且舊校舍又長年籠罩在植物的陰影之下,只穿著短袖上衣的梁羽冰甚至感覺到有點涼意。

對面的這個女生手上抱著一本書,大大的玳瑁框眼鏡佔據了她半個臉。對一個高中女生來說,她的穿著和髮型非常標準,但卻是會被笑老土的那一種。梁羽冰盯著她手上的書看,那是一本看起來像小說的書,書名叫做「一個都不留」,梁羽冰心想:「這應該是現在很流行的偵探小說吧!」

「我實在是無法想像一個熱愛推理小說的人會像他這麼缺乏想像力。」楊淳琛說。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換帖>的幾點小建議

既晴 著

嗨,柏青。

 

以我個人的定義,〈換帖〉該算是社會派作品。

 

筆觸精準、翔實、生動地描寫崙底地區的人際關係、行事主張,是這篇作品最大的特色。故事中的各個角色,都恰如其分地象徵樸實社會的多種價值觀。不刻意設置詭計、謎團,而憑藉人物互動來製造情節張力,在年輕一輩的推理創作者是非常罕見的。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二、簡單的密室之謎

梁羽冰接到張敏捷的通知時還披散著頭髮躲在棉被裡。她調職到新的警局後因為離家比較遠,所以在外面租了一個小房間。也因為剛搬進這裡,所以還沒有時間裝冷氣機。現在正值酷夏,南台灣的夏天又一向是充滿著灼熱的活力,即使是在清晨,會悶著頭躲在棉被裡也是一項相當奇怪的舉動。
前幾天颱風天的夜裡,附近的醫學大學發生了墜樓死亡的案件。雖然很快就破案了,但是破案後的事後手續卻讓梁羽冰著實忙上了幾天。深夜好不容易才回到剛租不久的小房間準備好好休息一下,沒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差點被吵死人的電話鈴聲振破鼓膜。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一、找不到頭的屍體

  

 「這棟舊校舍陰氣會這麼重不是沒有原因的。」站著的那個男同學說。其他人看著他,臉上都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這群人位於舊校舍的其中一間教室。在新的教學大樓完工後,原本的舊校舍就被分配給學校的社團當作社辦。舊校舍一共有三棟,排列的位置就像是中國字的「王」,中間垂直的筆劃是連接三棟校舍的中央走道。

在每一棟舊校舍之間是鋪著柏油石子的路面,路的兩旁種植了許多樹木。以前舊校舍還被當作上課用教室的時候,校方還經常會派人修剪道路兩旁的樹木。自從舊校舍成為社團教室之後,校方就不再派人來修剪這裡的樹木,任由數量繁多的樹木雜亂無章地生長著。幾年之後,原本整齊寬廣的柏油道路因為日漸茂密的樹葉遮蔽了陽光,慢慢轉為陰暗,甚而變得陰森。有幾株年代比較久遠的樹更因為生長絲毫沒有受到抑制,粗大的樹根逐漸穿破路面的柏油,造成路面龜裂。於是從裂縫當中一些生命力比較強的植物品種便爭先恐後地擠出頭來。向上生長的樹枝除了跨過道路、逐漸和對面的樹木糾纏在一起之外,甚至直接沿著建築物的外表盤旋,將舊校舍團團包圍住。於是,舊校舍逐漸成為一處暗無天日,一年四季都照射不到太陽光的「叢林」。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些「關於...」

李柏青 著

 

  去年年底將拙作<換帖>寄給了既晴先生,承蒙他提出批評後又在某些地方稍加刪改了一下,便成為現在這樣的作品。應既晴先生之邀再寫一點關於推理小說的感想以及創作歷程,以下兩點「關於」,寫得可能很雜亂,不過應該都是由衷之見,各位可以姑且看之,也請多多指教。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後記

    <換帖>曾經於2003年發表於第二屆人狼城文學獎作品集<純粹>,並於2006年稍微修改之後發表於推理雜誌2617月號。因為曝光率比較高,所以<換帖>得到的評論也比較多,評論當然有褒有貶,主要可能問題是出在於我前後的人物性格處理矛盾,敘事視角不當等等。這些我都十分欣然地接受,畢竟<換帖>只是當年我第二篇作品,有時候總會有顧此失彼的情形發生。

不過總體來說,<換帖>還是我自己相當喜歡的一部作品,我捫心自問,可能還要很久一段時間,我才有辦法再累積足夠的靈感創作一篇相似的作品。 

茲發表於此網誌,尚請不吝與批評指教。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8

    寒冬之後,便是暖春。陽光從落地窗透進來,曬暖了整間辦公室。

    常清並不喜歡陽光,他將窗廉拉上,打開燈,開始閱讀報紙。他始終堅信,一個專業經理人的一天,應是從閱報開始。

    但,今天他並沒有去看頭版、政治版或財經版,而是直接翻開社會版,斗大的標題印著:「為友報仇  法官判無罪」,內容如下: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7

    崙底是一個位於平原和山脈間的小盆地,早期是一個標準的農業鄉鎮,近年來因為北崙工業區的設立,已漸轉型為衛星市鎮形態。盆地中央是早期群落聚集的所在,也是現在崙底的鬧區,崙底路由西北向東南貫穿盆地,是崙底最重要的交通幹道;盆地西北開口一帶稱做樹仔腳,原本是一片荒蕪的沙地,近年來因為鄰近都會區面積不斷擴大,樹仔腳已漸漸成為住宅區,納入都會區中;盆地東南靠山的部分即崙邊,由於山清水明,近年來被開發成高級住宅社區,吸引大量有錢人在此添購渡假別墅;盆地北方的丘陵稱為「龜殼崙」或「北崙」,意指丘陵形狀像龜殼一般,原屬於舊崙底市區的一環,工業區的設立為這個老市鎮注入了新活力,寬敞的產業道路交叉縱橫,早期的狹窄壅塞已不復見。

    常清沿著產業道路向北急駛,窗外雨景快速倒退著;水田、泥土路、柑仔店已漸漸地消失在回憶中,取而代之的是工廠、柏油和越來越多的便利商店。這塊他和阿宏曾一同踩踏的土地改變了很多,一如他與阿宏的友誼一般。

    休旅車轉進一條小巷,在一棟略嫌老舊的透天厝前停了下來。常清跳下車,將手伸進鐵門欄柵裡拉開門鎖,屋前的水泥停車坪上停了輛得力卡小貨車,藍色的車身顯然剛清洗過,清析地映出了常清的身影。

    常清走到房屋門前,用力地敲了敲門,門內傳來腳步聲,咿呀一聲打開了一條縫,一張熟悉的面孔從縫中探了出來。坑坑疤疤的臉上,掛了一雙細小的眼睛,一張歪斜的嘴。

    「幹嘛?」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6

    崙底分局第二小隊的辦公室裡,何生豐警官正面紅耳赤地和刑警張天行爭辯著,他指著崙底地圖,大聲說:「張警官,你這樣說分明就是看不起咱崙底人啦,你要知道,咱崙底的風俗是最純樸了,不像你們都市人情那麼薄,咱這世大人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安份守己心頭開,清心自在福相隨』,要不然就是:『拿人五分,要還人一兩』…你看,咱崙底這邊就是這樣,大家都善良實在…沒說你不知,咱崙底到民國六十幾年的時候,暗時睏還不用關門咧,你要是錢放在桌上,別人都還會叫你把錢收好…我在崙底大漢,又在這分局做了十年,最多是碰到少年人玩架相打啦,別說是殺人,連賊仔都很少發生,最近是有工業區比較亂一點啦,但是你懷疑常清仔喔,實在是一點道理都沒有…誒,你要知道,常清仔和阿宏是換帖的咧,他們兩人是咱崙底人的代表,朋友可以做到這樣實在是不簡單…咱這邊的人都熟識他們兩個,看他們這樣互相扶持、患難與共十幾冬,去年咱鄉長還頒一面『崙底精神』的獎牌給他們,我敢掛保證,全台灣再也找不出像他們那麼夠義氣的朋友了啦…所以說,阿宏與常清仔是咱崙底人的代表,是咱純樸風俗的象徵,你懷疑常清仔有什麼對不起阿宏的事情,就是瞧不起咱崙底精神,污辱咱全體崙底人!」他一說完,周圍幾名員警紛紛鼓掌叫好。

    張天行警官斜靠在桌子上,用衣襬擦著眼鏡,說:「說煞了沒?」

    生豐昂起頭說:「說煞了。」

   「好,現在換我說,」張警官站直身子,開始來回踱步,「我知道你們這邊每個人都和胡常清陳連宏有交情,我也相信你們說的…他們兩個是換帖的好兄弟,但是…咱做警察的,私交歸私交,公事歸公事,你們和他們兩個交情好,了解的多,一方面是好事,一方面也就是怕會感情用事,這就是為什麼上面會派我過來的原因…我這個人辦案一向是『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今天我會把胡常清叫過來,當然有我的理由…」

    「那你有什麼證據…?」生豐歪著腦袋,懷疑地看著張警官。

    「現在不方便講,等我偵訊完胡常清再說…」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5

    常清背倚著庭園的鐵門,重重地喘著氣。冰冷的西北風撫平了他額上的冷汗,將原本破碎的知覺慢慢重組在一起。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提得越高,摔得越重。那些原本被奉為人生圭臬信念,一旦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時,崩潰的情緒足以摧毀任何堅強的意志,更何況是背叛。

    淚水從常清的眼眶滑落,他從來不是個堅強的人,而他和阿宏的友誼,一直是他強大的支柱;曾經是那樣無悔的付出,換來的卻是一個破碎的回報,這怎叫人甘心?當初炒地皮要有現金,銀行不肯貸款,一句話下來,沒問題,包在我身上;成立公司要有人認股,要多少,我全都認了;地政機關要插手,我裡面有認識的人,去說一說就沒事了;要增資,增多少,都算我一份。換帖的就是要這樣,不管好事壞事,一定要挺到底,否則你就是不講義氣、不夠朋友,是小人、敗類,沒資格在道上混。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4

    她站在等身鏡前,梳理著一頭秀髮。

    鏡中映出一個全裸女人的胴體,修長圓潤的大腿,細緻的肌膚,窄窄的肩胛下,掛了一雙豐潤的乳房。

    阿宏曾說:「恁爸當初就是輸給那對奶啦…哈哈,要是有一個男人,看到那對奶沒反應,恁爸磕頭叫伊阿公!」

    那女人對著鏡子裡的自己笑了笑,將大波浪的長髮挽成一個髻,彎腰拾起地上黑色蕾絲邊的睡衣,將肩帶輕輕掛上肩膀。

    三十初的女人,正是性魅力的巔峰。

    她轉過身來,問了一句:「是你幹的吧?」

    「什麼?」

    「我說,是你幹的吧?…阿宏…是你殺掉的吧?」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3

    常清第一次和阿宏相遇,也是放聲大哭的時候。

    那年他國中一年級,手上抓了辛苦存到的二千元,興沖沖地要去崙底街上買一輛腳踏車;跑到一半,兩個國三的不良少年將他架到巷子裡,硬搶走了那二千元;小常清向那兩個傢伙撲過去,想為自己爭取最後一點權利,但瘦弱的他,根本不是那兩個孩子的對手,他們把他摜到牆上,朝他肚子狠狠地踢了幾腳,還抓起地上的沙子,灑在這個小可憐蟲的臉上,然後笑著告訴他,以後每個月都要繳二千元的保護費,要不然今天這樣就是榜樣。

    小常清看著兩個人獰笑地轉身離去,想起半年來辛苦地存的血汗錢就這樣化為烏有,再也忍不住,不禁放聲大哭,那兩個小混混聽到他這樣哭,忍不住哈哈大笑,回頭又找了根木棒,想再來折磨這愛哭鬼。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